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腾博会官网 > 古代典籍 > 历史典籍 > 新五代史 >

卷六十九 南平世家第九

  高季兴,字贻孙,陕州硖石人也。本名季昌,避后唐献祖庙讳,更名季兴。季 兴少为汴州富人李让家僮。梁太祖初镇宣武,让以入赀得幸,养为子,易其姓名曰 硃友让。季兴以友让故得进见,太祖奇其材,命友让以子畜之,因冒姓硃氏,补制 胜军使,迁毅勇指挥使。

  天复二年,梁兵攻凤翔,李茂贞坚壁不出,太祖议欲收军还河中,季兴独进曰: “天下豪杰窥此举者一岁矣,今岐人已惫,破在旦夕,而大王之所虑者,闭壁以老 我师,此可以诱致之也。”太祖壮其言,命季兴募勇敢士,得骑士马景,季兴授以 计,引见太祖。景曰:“此行无还理,愿录其后嗣。”太祖恻然止之,景固请,乃 行。景以数骑驰叩城门告曰:“梁兵将东,前锋去矣。”岐人以为然,开门出追梁 军,梁兵随景后以进,杀其九千余人,景死之。茂贞后与梁和,昭宗出,赠景官, 谥曰忠壮。季兴由是知名。明年,拜宋州刺史。从破青州,徙颍州防御使,复姓高 氏。

  当唐之末,襄州赵匡凝袭破雷彦恭于荆南,以其弟匡明为留后。梁兵攻破襄州, 匡凝奔于吴,匡明奔于蜀,乃以季兴为荆南节度观察留后。开平元年,拜季兴节度 使。二年,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荆南节度十州,当唐之末,为诸道所侵,季兴始 至,江陵一城而已,兵火之后,井邑凋零。季兴招缉绥抚,人士归之,乃以倪可福、 鲍唐为将帅,梁震、司空熏、王保义等为宾客。

  太祖崩,季兴见梁日以衰弱,乃谋阻兵自固,治城隍,设楼橹。以兵攻归、峡, 为蜀将王宗寿所败。又发兵声言助梁击晋,以侵襄州,为孔勍所败,乃绝贡赋累年。 梁末帝优容之,封季兴渤海王,赐以衮冕剑佩。贞明三年,始复修贡。

  梁亡,唐庄宗入洛,下诏慰谕季兴,司空薰等皆劝季兴入朝京师,梁震以为不 可,曰:“梁、唐世为仇敌,夹河血战垂二十年,今主上新灭梁,而大王梁室故臣, 握强兵,居重镇,以身入朝,行为虏尔。”季兴不听,留其二子,以骑士三百为卫, 朝于洛阳。庄宗果欲留之,郭崇韬谏曰:“唐新灭梁得天下,方以大信示人,今四 方诸侯相继入贡,不过遣子弟将吏,而季兴以身述职,为诸侯率,宜加恩礼,以讽 动来者。而反縻之,示天下以不广,且绝四方内向之意,不可。”庄宗乃止,厚礼 而遣之。庄宗尝问季兴曰:“吾已灭梁,欲征吴、蜀,何者为先?”季兴曰:“宜 先蜀,臣请以本道兵先进。”庄宗大悦,以手拊其背,季兴因命工绣其手迹于衣, 归以为荣耀。季兴已去,庄宗心悔遣之,密诏襄州刘训图之。季兴行至襄州,心动, 夜斩关而出。已去,而诏书夜至。季兴归而谓梁震曰:“不听子言,几不免。”因 曰:“吾行有二失;来朝一失,放还一失。且主上百战以取河南,对功臣夸手抄 《春秋》;又曰:‘我于手指上得天下。’其自矜伐如此。而荒于游畋,政事多废, 吾可无虑矣。”同光三年,封南平王。魏王继岌已破蜀,得蜀金帛四十余万,自峡 而下,而庄宗之难作。季兴闻京师有变,乃悉邀留蜀物,而杀其使者韩珙等十余人。

  初,唐兵伐蜀,季兴请以本道兵自取夔、忠、万、归、峡等州,乃以季兴为峡 路东南面招讨使,而季兴未尝出兵。魏王已破蜀,而明宗入立,季兴因请夔、忠等 州为属郡,唐大臣以为季兴请自取之,而兵出无功,不与。季兴屡请,虽不得已而 与之,而唐犹自除刺史,季兴拒而不纳。明宗乃以襄州刘训为招讨使,攻之,不克, 而唐别将西方鄴克其夔、忠、万三州,季兴遂以荆、归、峡三州臣于吴,吴册季兴 秦王。天成三年冬卒,年七十一,谥曰武信。季兴子九人,长子从诲立。

  从诲字遵圣。季兴时,入梁为供奉官,累迁鞍辔库使,赐告归宁,季兴遂留为 马步军都指挥使、行军司马。季兴卒,吴以从诲为荆南节度使。从诲以父自绝于唐, 惧复见讨,乃遣使者聘于楚,楚王马殷为之请命于唐,而从诲亦遣押衙刘知谦奉表 自归,进赎罪银三千两,明宗纳之。长兴元年正月,拜从诲节度使,追封季兴楚王, 谥曰武信。三年,封从诲渤海王。应顺元年,封南平王。

  从诲为人明敏,多权诈。晋高祖遣翰林学士陶穀为从诲生辰国信使,从诲宴穀 望沙楼,大陈战舰于楼下,谓穀曰:“吴、蜀不宾久矣,愿修武备,习水战,以待 师期。”穀还,具道其语,晋高祖大喜,复遣使赐以甲马百匹。襄州安从进反,结 从诲为援,从诲外为拒绝,阴与之通。晋师致讨,从诲遣将李端以舟师为应,从进 诛,从诲求郢州为属郡,高祖不许。

  契丹灭晋,汉高祖起太原,从诲遣人间道奉表劝进,且言汉得天下,愿乞郢州 为属,汉高祖阳诺之。高祖入汴,从诲遣使朝贡,因求郢州,高祖不与。从诲怒, 发兵攻郢州,为刺史尹实所败。汉遣国子祭酒田敏使于楚,假道荆南,从诲问敏中 国虚实,以为契丹之后,兵食皆殚,意欲以诮敏,敏为言:“杜重威悉以晋戈甲降 虏,虏置之镇州,未尝以北,而晋兵皆汉有也。”从诲不悦。敏以印本《五经》遗 从诲,从诲谢曰:“予之所识,不过《孝经》十八章尔。”敏曰:“至德要道,于 此足矣。”敏因诵《诸侯章》曰:“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 从诲以为讥己,即以大卮罚敏。

  荆南地狭兵弱,介于吴、楚,为小国。自吴称帝,而南汉、闽、楚皆奉梁正朔, 岁时贡奉,皆假道荆南。季兴、从诲常邀留其使者,掠取其物,而诸道以书责诮, 或发兵加讨,即复还之而无愧。其后南汉与闽、蜀皆称帝,从诲所向称臣,盖利其 赐予。俚俗语谓夺攘苟得无愧耻者为赖子,犹言无赖也,故诸国皆目为“高赖子”。

  从诲自求郢州不得,遂自绝于汉。逾年,复通朝贡。乾祐元年十月卒,年五十 八,赠尚书令,谥曰文献。子保融立。从诲十五子,长曰保勋,次保正,保融第三 子也,不知其得立之因。

  保融字德长。从诲时,为节度副使,兼峡州刺史。从诲卒,拜节度使。广顺元 年,封渤海郡王。显德元年,进封南平王。世宗征淮,保融遣指挥使魏璘率兵三千, 出夏口以为应。又遣客将刘扶奉笺南唐,劝其内附。李景称臣,世宗得保融所与笺, 大喜,赐以绢百匹。荆南自后唐以来,常数岁一贡京师,而中间两绝。及世宗时, 无岁不贡矣。保融以谓器械金帛,皆土地常产,不足以效诚节,乃遣其弟保绅来朝, 世宗益嘉之。

  初,季兴之镇,梁以兵五千为牙兵,衣食皆给于梁。至明宗时,岁给以盐万三 千石,后不复给。及世宗平淮,故命泰州给之。

  保融性迂缓,无材能,而事无大小,皆委其弟保勖。其从叔从义谋为乱,为其 徒高知训所告,徙之松滋而杀之。宋兴,保融惧,一岁之间三入贡。建隆元年,以 疾卒,年四十一,赠太尉,谥曰贞懿。弟保勖立。

  保勖字省躬,从诲第十子也。保融卒,拜节度使。三年,保勖疾,谓其将梁延 嗣曰:“我疾遂不起,兄弟孰可付之后事者?”延嗣曰:“公不念贞懿王乎?先王 寝疾,以军府付公,今先王子继冲长矣。”保勖曰:“子言是也。”即以继冲判内 外兵马。十一月,保勖卒,年三十九,赠侍中。保融之子继冲立。

  继冲字成和。保勖卒,拜节度使。湖南周行逢卒,子保权立,其将张文表作乱, 建隆四年,太祖命慕容延钊等讨之。延钊假道荆南,约以兵过城外。继冲大将李景 威曰:“兵尚权谲,城外之约,不可信也。宜严兵以待之。”判官孙光宪叱之曰: “汝峡江一民尔,安识成败!且中国自周世宗时,已有混一天下之志,况圣宋受命, 真主出邪!王师岂易当也!”因劝继冲去斥候,封府库以待,继冲以为然。景威出 而叹曰:“吾言不用,大事去矣,何用生为!”因扼吭而死。延钊军至,继冲出逆 于郊,而前锋遽入其城。继冲亟归,见旌旗甲马,布列衢巷,大惧,即诣延钊纳牌 印,太祖优诏复命继冲为节度使。

  乾德元年,有事于南郊,继冲上书愿陪祠。九月,具文告三庙,率其将吏宗族 五百余人朝于京师,拜武宁军节度使以卒。光宪拜黄州刺史,其后事具国史。

  季兴兴灭年世甚明,诸书皆同,盖自梁开平元年镇荆南,至皇朝乾德元年国除, 凡五十七年。
相关栏目:
  • 史记
  • 汉书
  • 后汉书
  • 三国志
  • 新五代史
  • 腾博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