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腾博会官网 > 古代典籍 > 历史典籍 > 新五代史 >

卷七十五 五代史记序

  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自生民以来,一治一乱, 旋相消长,未有去仁而兴、积仁而亡者。甚哉,五代不仁之极也,其祸败之复,殄 灭剥丧之威,亦其效耳。夫国之所以存者以有民,民之所以生者以有君。方是时, 上之人以惨烈自任,刑戮相高,兵革不休,夷灭构祸,置君犹易吏,变国若传舍, 生民膏血涂草野,骸骼暴原隰,君民相视如髦蛮草木,几何其不胥为夷也!逮皇天 悔祸,真人出宁,易暴以仁,转祸以德,民咸保其首领,收其族属,各正性命,岂 非天邪!方夷夏相蹂,兵连乱结,非无忠良豪杰之士竭谋殚智,以缓民之死,乃湮 没而无闻矣。否闭极而泰道升,圣人作而万物睹,指挥中原,兵不顿刃,向之滔天 巨猾,摇毒煽祸以害斯人者,蹈鼎镬斧钅质之不暇,岂非人邪!天与人相为表里, 和同于无间。圣人知天之所助,人之所归,国之所恃以为固者,仁而已,非特三代 然也。尧舜之盛,汉唐之兴,秦隋之失,魏晋之亡,南北之乱,莫不由此也。五代 距今百有余年,故老遗俗,往往垂绝,无能道说者,史官秉笔之士,或文采不足以 耀无穷,道学不足以继述作,使五十有余年间,废兴存亡之迹,奸臣贼子之罪,忠 臣义士之节,不传于后世,来者无所考焉。惟庐陵欧阳公,慨然以自任,盖潜心累 年而后成书,其事迹实录,详于旧记,而褒贬义例,仰师《春秋》,由迁、固而来, 未之有也。至于论朋党宦女,忠孝两全,义子降服,岂小补哉,岂小补哉!
下一章:没有了
相关栏目:
  • 史记
  • 汉书
  • 后汉书
  • 三国志
  • 新五代史
  • 腾博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