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腾博会官网 > 腾博会官网大全 > 宋词精选 > 欧阳修诗词 >
登录 新用户注册
热门推荐

别后不知君远近:欧阳修《木兰花》词翻译赏析

作者:未知来源:腾博会官网网发表于:2014-03-24阅读:
  木兰花

  朝代:宋代

  作者:欧阳修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作者简介:

  欧阳修(1007-1072),北宋文学家、史学家。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公元1030年(天圣八年)进士。累擢知制诰、翰林学士,历枢密副使、参知政事。宋神宗朝,迁兵部尚书,以太子少师致仕。卒谥文忠。政治上曾支持过范仲淹等的革新主张,文学上主张明道、致用,对宋初以来靡丽、险怪的文风表示不满,并积极培养后进,是北宋古文运动的领袖。散文说理畅达,抒情委婉,为“唐宋八大家”之一;风与其散文近似,语言流畅自然。其词婉丽,承袭南唐余风。曾与宋祁合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编为《集古录》,对宋代金石学颇有影响。有《欧阳文忠集》。

  注释:

  鱼沉:古人有鱼雁传书之说,鱼沉,谓无人传言。

  秋韵:即秋声。此谓风吹竹声。

  攲(qi)倚、依。

  烬(jin)火烧剩余之物,此指灯花。

  译文一:

  分别后不知你的行程远近,满目凄凉心中有说不尽的苦闷。你越走越远渐渐断了书信;鱼书不传我去哪里问讯?深夜里风吹竹叶萧萧不停,千声万声都是别愁离恨。我斜倚单枕想到梦中见你,谁知道梦没有做成灯芯又燃尽。

  译文二:

  自从分别之后,不知你已经到了何方?眼里心中都是凄凉与愁闷,生出不尽的忧愁!你越走越远,最后竟断了音信;江水是何等的宽阔,鱼儿深深地游在水底,我又能向何处去打听你的消息? 昨夜里大风吹得竹林处处作响,传递着深秋的韵律,每一片叶子的声响都似乎在诉说着怨恼。我有心斜倚着单枕,希望梦中能与你相遇,可惜梦做不成,无奈灯芯,又在秋风中燃烬。

  赏析一:

  《木兰花·别后不知君远近》是宋代文学家欧阳修的词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此词描写思妇念远的愁情。上阕写思妇别后的孤凄苦闷和对远游人深切的怀念;下阕借景抒情,描写思妇秋夜难眠独伴孤灯的愁苦。全词突出一个“恨”字,层层递进,深沉婉约,把一个闺中独居的女子在爱人离别后的凄凉悲愁以及对杳无音讯的无情之人的怨恨,刻画得淋漓尽致。笔调细腻委婉,语言浅白,情感朴实;境界哀怨缠绵,清疏蕴藉,雅俗兼备:很好地体现了欧词的艺术特色。

  赏析二:

  这是一首别后相思愁绪之词。上片描写思别后的孤凄苦永和对远人深切的怀念之情。下片描写思妇秋夜写到夜间之秋声,形声交错。其景愈转愈凄凉,其情愈深沉。这首词写闺中思妇深沉凄绝的离愁别恨,但词人并没有一个字述及思妇的外貌形象或体态服饰,而是着力刻划、揭示思妇地内心思想感情,这是欧阳修与以往花间派词人的不同之处。词的上片:“别后”二句,不知行踪之恨。“渐行”二句,音讯杳然之恨。词的下片:“夜深”三句,夜间风竹之恨。“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深夜里大风吹得竹林敲击着凉秋的声韵,千万片竹叶千万种声响全是怨恨。借风竹之声诉离怨别恨,很有艺术感染力,尤其“敲”字,极赋神韵,有使此两句字字敲心,声声动魂的神力。“故”二句,梦中难寻之恨。艺术特色:全词八句,突出“恨”字,层层递进,笔触深沉婉曲。

  赏析三:

  这首词是作者的早期作品。词是写闺中思妇深沉凄绝的离愁别恨。发端句“别后不知君远近”是恨的缘由。因不知亲人行踪,故触景皆生出凄凉、郁闷,亦即无时无处不如此。“多少”,不知多少之意,以模糊语言极状其多。三四两句再进一层,抒写了远别的情状与愁绪。“渐行渐远渐无书”,一句之内重复了三个“渐”字,将思妇的想象意念从近处逐渐推向远处,仿佛去追寻爱人的足迹,然而雁绝鱼沉,天崖无处觅寻踪影。“无书”应首句的“不知”,且欲知无由,她只有沉浸在“水阔鱼沉何处问”的无穷哀怨之中了。“水阔”是“远”的象征,“鱼沉”是“无书”的象征。“何处问”三字,将思妇欲求无路、欲诉无门的那种不可名状的愁苦,抒写得极为痛切。在她与亲人相阻绝的浩浩水域与茫茫空间,似乎都充塞了触目凄凉的离别苦况。词的笔触既深沉又婉曲。

  词篇从过片以下,深入细腻地刻画了思妇的内心世界,着力渲染了她秋夜不寐的愁苦之情。“自古伤心唯远别,登山临水迟留。暮尘衰草一番秋。寻常景物,到此尽成愁。”(张先《临江仙·自古伤心惟远别》)风竹秋韵,原是“寻常景物”,但在与亲人远别,空床独宿的思妇听来,万叶千声都是离恨悲鸣,一叶叶一声声都牵动着她无限愁苦之情。“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思妇为了摆脱苦状的现实,急于入睡成梦,故特意斜靠着孤枕,幻想在梦中能寻觅到在现实中寻觅不到的亲人,可是“千山万水不曾行,魂梦欲教何处觅?”(韦庄《木兰花·独上小楼春欲暮》)连仅有的一点小小希望也成了泡影,不单是“愁极梦难成”(薛昭蕴《小重山·春到长门春草青》),最后连那一盏作伴的残灯也熄灭了。“灯又烬”一语双关,闺房里的灯花燃成了灰烬,自己与亲人的相会也不可能实现,思妇的命运变得和灯花一样凄迷、黯淡。词到结句,哀婉幽怨之情韵袅袅不断,给人以深沉的艺术感染。

  前于欧阳修的花间派词人,往往喜欢对女性的外在体态服饰进行精心刻画,而对人物内心的思想感情则很少揭示。欧阳修显然比他们进了一大步,在这首词中,他没在使用一个字去描绘思妇的外貌形象,而是着力揭示思妇内心的思想感情,字字沉着,句句推进,如剥笋抽茧,逐层深入,由分别--远别--无音信--夜闻风竹--寻梦不成--灯又烬,将一层、一层、又一层的愁恨写得越来越深刻、凄绝。全词写愁恨由远到近,自外及内,从现实到幻想,又从幻想回到现实。且抒情写景两得,写景句寓含着婉曲之情,言情句挟带着凄凉之景,表现出特有的深曲婉丽的艺术风格。

  木兰花词牌说明

  木兰花,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名。《金奁集》入“林钟商调”。《花间集》所录三首各不相同。其中韦庄词五十五字,前后片各三仄韵,不同部换叶。《尊前集》所录皆五十六字体,北宋以后多遵用之。《乐章集》及《张子野词》并入“林钟商”。其名《木兰花令》者,《乐章集》入“仙吕调”,前后片各三仄韵(平仄句式与《玉楼春》全同,但《乐章集》以《玉楼春》入“大石调”,似又有区别)。

  格律对照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仄。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知何处。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仄。

  故攲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

  (说明:平,填平声字;仄,填仄声字;中,可平可仄。)
关键词: 欧阳修 木兰花
本文来源于腾博会官网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相关栏目:
  • 宋词三百首
  • 苏轼诗词
  • 辛弃疾诗词
  • 柳永诗词
  • 欧阳修诗词
  • 晏殊诗词
  • 晏几道诗词
  • 李清照诗词
  • 周邦彦诗词
  • 秦观诗词
  • 姜夔诗词
  • 范仲淹诗词
  • 贺铸诗词
  • 张先诗词
  • 王安石诗词
  • 吴文英诗词
  • 范成大诗词
  • 杨万里诗词
  • 黄庭坚诗词
  • 陆游诗词
  • 刘过诗词
  • 林逋诗词
  • 黄公度诗词
  • 刘辰翁诗词
  • 苏辙诗词
  • 宋祁诗词
  • 叶梦得诗词
  • 陈亮诗词
  • 钱惟演诗词
  • 史达祖诗词
  • 胡铨诗词
  • 王沂孙诗词
  • 寇准诗词
  • 张炎诗词
  • 晁补之诗词
  • 戴复腾博会官网
  • 文天祥诗词
  • 张镃诗词
  • 朱熹诗词
  • 陈克诗词
  • 苏洵诗词
  • 李之仪诗词
  • 曾巩诗词
  • 毛滂诗词
  • 叶绍翁诗词
  • 李纲诗词
  • 黄裳诗词
  • 王观诗词
  • 赵令畤诗词
  • 万俟咏诗词
  • 梅尧臣诗词
  • 张耒诗词
  • 王炎诗词
  • 张元干诗词
  • 腾博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