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腾博会官网 > 读者投稿 > 小说故事 >
登录 新用户注册

克拉姆船长

作者:关清士 [文集] 来源:腾博会官网网发表于:2017-11-21阅读:
克拉姆船长
曾经相传有这么一个短暂的时代,水资源相当贫乏,贫乏的甚至不足以养活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据有关统计显示,地球水资源和陆地资源的比例由原来的4:1变成了1:50,形势可想而知。在这种严峻形势之下,人们不认为拥有生命是最大的幸福,而是拥有水源才是最大的幸福,能够统治一方水域更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和丰富的钱财。
随着形势的日益加剧,很多国家都出现了土地沙漠化,因缺水死亡的人数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增加。因争夺水资源而触发的战争在国与国之间频繁发生,这也是加剧死亡人数的原因之一。联盟为了维护世界和平,召开了一次大型的座谈会,洽谈水资源问题,解决缺水国家的水源,平衡世界水资源。各个国家还达成一项协议:打击海盗,夺回制海权。
生活就是这样:“当意识到缺少或者即将消失的时候才知道珍惜,越是没有就越想得到。”所以,很多人都想成为海盗,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海域,因为拥有制海权就等于拥有一切。
克拉姆生活在一个即将沙漠化的小镇——D格斯。尽管这是个不怎么起眼的小镇,但它却是商人南来北往的必经之路,商队每次都会在这个镇修整一晚,补充给养。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是靠着这些商队维持生活的,如果没有商队,恐怕他们早就远走他乡了。
克拉姆生活在一个比较富有的家庭,父亲是跟着商队走生意,早年也有一些积蓄,可是一次意外,父母双双离世,只留下克拉姆一个人,他仅靠父亲当年的一点积蓄维持生活。克拉姆的父亲经常给他讲一些关于海盗的故事,其实他父亲也从未见过海盗,更没有见过大海,那些故事只是在路上听来的。克拉姆立志将来要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海盗,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海域,因为拥有这些是世界上最光荣的也是最富有的。
当克拉姆长到16岁的时候,镇上的人还以为他是个疯子、神经病。每次有商队来镇上的时候,他都要去问一些关于海盗的事情,不仅这样,还跟他们说同样的一句话:“我将来要做一个船长,一个很大很大的船长。”
镇上的人也都习惯了他这么说,并没有放在心上,谁会和一个疯子斤斤计较呢,那岂不是告诉别人你也是疯子吗?谁都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
汉克森是和克拉姆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两个人形影不离,做什么事情都是共同进退,但有一点汉克森和克拉姆是不同的,汉克森不喜欢冒险,喜欢平平淡淡、无忧无虑的生活,也没有克拉姆那么有雄心壮志,只想娶妻生子,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
突然有一天,克拉姆急急忙忙的跑来找汉克森,见到汉克森之后二话没说,拉着汉克森就往回走。汉克森被克拉姆拉了很远,无论他说什么,克拉姆就是不回答。克拉姆就如同一只猛牛,不顾前面有什么,就是一味的往前冲,很快他们来到了商队的住所。
“克拉姆,你拉我来这儿干什么?”汉克森一双犀利的眼光看着克拉姆,克拉姆完全顾不上回答他,只是低着头‘呼呼呼’的出气。
“克拉姆,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急得汉克森是走来走去。
“我找你过来当然有重要的事情了,没事也不会这么急的。”
“那你赶紧说,到底是什么事啊。”
“你等等,容我喘口气,我都快累死了。”
汉克森看着克拉姆满头大汗,以他对卡拉姆的了解,如果没有重大的事情,他是不会这么做的,一定有什么让克拉姆很在意的事情。
“我听说有一个商人他有一批木材。”克拉姆缓缓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汉克森急忙问道。
“你别急,等我把话说完。”克拉姆立即打断汉克森。“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这个商人急着卖掉这批木材返回,我想这是个好机会。”
“什么机会?”汉克森不免问道。
“建造一艘船,实现我远大的理想。”边说还紧握拳头,好像是在宣誓似的。
“克拉姆,我们现在生活的很好,你就别再想你那所谓的远大理想了。那有什么好的,每天提心吊胆,风里来雨里去的。”
“汉克森,你知道我的?!我是不会放弃的。你也有理想,我有反对过你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吗?”克拉姆冲着汉克森喊道。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理想吗?难道你的是我的就不是了?”
“克拉姆,这是两码事,你怎么总是浑如一潭呢。”
“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你也知道我父母是怎么死的,我现在已经没有亲人了。汉克森,你现在是我最亲的人,如果连你都不帮我的话,谁还能帮我呢?”
汉克森被克拉姆的一番话深深的打动,心开始动摇了。“好吧,克拉姆,我答应你。可是你在这种地方造船有什么用呢?”
“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只要帮我把木材弄到手就行了,后面的事我自己处理。”
汉克森一脸无奈的表情,克拉姆却是满面笑容,手臂搭在汉克森的肩膀上走了进去。
克拉姆用尽所有的家产终于把木材买下了,紧接着他便细心钻研如何造船,没有资金的情况之下,他必须一个人承担全部的任务,可想而知,这个工程的艰巨。
黄天不负有人心。克拉姆终于把造出来了,整正花去了他2年的时间。船的造型很是特别,可是说是中西方的完美结合。船舱采用龟壳式,减少了材料的用量,在行驶过程中也可以减少阻力,加速船行驶的速度,从高出往下看,犹如一只巨大的乌龟;帆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技术——螺旋加速式,这种设计可以根据不同的风向、风力的大小,螺旋转变风向,无论风向是哪个方向,都可以把风向转成船头行驶方向,集中所有风力,使船行驶速度提高数倍;甲板的设计也很独特,采用升降排水式,在风浪中能够升起甲板高度,使船减少积水量,减轻船的重量。
克拉姆为了造这艘船使劲了全身解数,每一个细微之处,都有它独到的用途。他考虑到在海上可能遇到的每种情况,船可以变形收缩成一个长长的形状,跟海里的带鱼差不多,尾部还有三个螺旋桨,在海底也可以快速前进,减少与海盗的正面交锋。
船虽然有了,可是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无论如何是不能航海的。所以,克拉姆开始寻找伙伴。他第一个人想到的就是好朋友汉克森,于是就去恳求汉克森能够成为自己的伙伴。
刚到汉克森家的门外正要踏步进去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正好听到汉克森和他的母亲在说话,碰巧听到了他们在谈论船的事儿,就忍不住停住了脚步。
“汉克森,听说卡拉姆的船就要造好了,我可不希望你跟他整天混在一起,镇上的人怎么说他你也知道,我就是希望你能有一个自己的家,过着安稳的生活。我也老了,不能照顾你一辈子,以后的路就得靠自己走了。”
“我知道。克拉姆造船也是为了完成他的梦想,总有一天他会醒过来的。”
“醒过来?我看他是醒不过来了。我住在这里这么些年从没有见过河流,更别说是大海了。他想驾着他的破船驶向大海,简直是白日做梦,我可不想我的儿子整天跟一个疯子混在一起。从今天起,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哪儿也别去。”
克拉姆听完之后,刚才的那股兴奋消失的淡然无存。他了解汉克森,汉克森是个孝顺的儿子,从不会违背自己母亲的意思。看来这次真的是没希望了,然后转身就走,失落的表情跃然于整张脸上。
眼看着一天的光景就要过来了,一个人都没找到,别人一听说关于船、航海的事,就不想再问下去,急忙哄他离开。
克拉姆左手拿着衣服,说是拿着还不如是拉着,衣服后半部已经紧贴大地,在地上划来划去,低着头,双手下垂,跟个活死人似的。
走到船下面,拿起衣服就是一抛,衣服刚好落在甲板上。一个人郁闷地坐在跳板上,眉毛紧贴着下眼皮。傍晚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显得惆怅和落魄。他抬起头,斜视着即将消失的夕阳,禁不住就朗诵起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回头看看自己心爱的船,在夕阳的照耀下是多么的漂亮。站在甲板上向远处望去,顿时,克拉姆拉紧的双眼猛地瞪得大大的。不远的前方出现了海市蜃楼——大海,一片蔚蓝的大海。克拉姆退后几步,然后平视远方,船和大海浑然已连成一体,给人一种大海的感觉。克拉姆矗立着,双眼紧闭,享受着难得的一幕。
克拉姆突然心血来潮,双手紧抱着脑袋,自言自语道:“哎呀,我怎么没早点想起来呢?!有这么好的自然条件,不能白白浪费了,一定要充分利用起来。先开个酒吧,等攒足了钱,我不相信到那个时候还没人跟我,只要找足了人,呵呵。”说着说着,克拉姆自己都禁不住笑了起来,笑得依然那么灿烂、天真。
说干就干,克拉姆一向是个急性子,做事从不藏着掖着。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一转身,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拍拍自己的脑袋:“看我记性,怎么把这事忘的一干二净了。”克拉姆徐徐的升起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还做出了一个姿势——敬礼。
还别说,克拉姆确实有点实力,帆船经过他的细心装饰,完全判若千里。刚才只是光秃秃的外表(除了高傲的帆),而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靓丽的外表,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顾客。
站在百米之外,呈现在面前不单单是一艘帆船,而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如诗如画。总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站在帆船之上,眺望远处的大海,对于那些从未见过大海的人而言,乘船在海上旅行,更是一种难以言尽的享受。
夺目闪闪的灯光,犹如天空中星星的眼睛,如果有人见到之后还不动心的话,那也只能说明他是个没有理想的幽灵。克拉姆悠然的站在下面,欣赏着自己完美的杰作,赞叹不已。霎时间脑海里涌现出一个名字,一个似是而非的名字:‘克拉姆号梦幻吧’。为了庆祝明天的开张大吉,克拉姆拿来香槟,自己给自己满上,然后神经质的自己对自己说:“干杯,大功终于告成了,距离理想的边缘又进一步了。哈哈哈。”
第二天一醒来,克拉姆就把写好的招牌放在跳板旁边:‘克拉姆号梦幻吧’,字体书写的很是工整,也很显眼,几十米之外就能够清楚的看到。尽管如此,依然没有个人正眼看上一下。一个大家都以为神经质的人,在荒漠中造了一艘所谓的船,说什么远大航海的理想,只有鬼才会相信他所说的,可惜路过的都是人。
克拉姆和汉克森两个人低调的坐在跳板上,四只呆滞的眼神盯着路过的每一个行人,从朦胧的脸到模糊的背影。
转眼间,一天就这么过去,行人只会正眼看两个小丑的表演,不经意间也会瞥一眼那个显眼的招牌。汉克森呆呆的坐着,时不时直视瞥一眼远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看手里的酒上,还自足自饮,自饮自乐。
“克拉姆,我看今天是不会有人来了,我该回去了,妈妈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呢。克拉姆。”说着拍了拍克拉姆的肩膀:“别泄气,明天会好起来的。我们干一杯。”语毕,酒杯已经放到克拉姆的手里面。
克拉姆接过酒杯,失落地看着汉克森:“汉克森,谢谢你能来帮我,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来,我们兄弟干一杯。”
“恩,来,干。”
汉克森正要举起酒杯,克拉姆急忙站起来;“你在这儿等我。”说完就匆匆离去。汉克森看着克拉姆走去的背影,喊道:“卡拉姆,你干什么去,克拉姆?”尽管汉克森喊破了喉咙,克拉姆也没回头看一下,说一个字。
突然,船上的灯全亮了,汉克森被吓了一跳,忽明忽暗的灯光,犹如天上的星星,汉克森平静之后,顿时感到一种欣慰。
克拉姆慢慢的从船舱走出来,汉克森看到克拉姆笑盈盈的走了出来,禁不住也笑了起来:“克拉姆,你真的很伟大,我相信你一定会实现自己的理想的。”
“呵呵,这不算什么,来,我们兄弟喝了这杯酒,待会儿会有更好看的。”
“噢?真的吗?”
“当然了,来,干杯。”
两个人刚把酒杯送到嘴边,旁边就有人说道:“请问你们这儿是酒吧吗?现在应该不晚吧?”
克拉姆回过头来,粗略的打量了一下那个人,瘦瘦的,个子跟汉克森差不多,但却比汉克森英俊的多,风尘仆仆,一猜就是个商人。克拉姆笑呵呵的回答道:“先生,你来的正是时候。”然后克拉姆冲着汉克森使了一个眼色,右眼不停的眨了眨,拿起酒杯就已饮而尽。
两个人迎着客人往船舱里请,在这里没有老板,只有员工。“先生,你真是太幸运了,今天是我们酒吧开业的第一天,所有东西都是打折的,我们的服务会让你满意,尤其是我们这儿的环境,简直是美到了极点。”克拉姆完全像个小丑似的跟在客人后面,解说着这里的与众不同,民土风情。
“你是这儿的老板?”行人好奇的望着克拉姆。
“不是。”克拉姆轻声细语,好像声音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我们这儿没有老板,只有员工,就我们两个,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们随时恭候。”
“哈哈哈。”行人听了大笑一声:“你可真有意思,你们把桌椅拿到这儿来,我要在这儿喝酒。”边说还边指着甲板,转身向大海望去:“你看看,多美的黄昏啊,在这种环境下喝酒那才是一种享受。”
克拉姆和汉克森也转身向大海望去,蓝蓝的,跟天空一样的蓝,‘海天一线中夹船’,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恐怕也就此时此刻才能得到一丁点宁静和安逸。站在甲板之上,不对,确切的说是站在繁星之中,踏着帆船航行在蔚蓝的大海上,这是何等的逍遥自在。
“好的,先生,你在这儿先慢慢欣赏美景,我们这就马上给你准备去。”克拉姆说着拽着汉克森的衣袖走进船舱。
汉克森端着盘子对克拉姆说道:“克拉姆,今天总算没白等,终于有人来了。”
克拉姆看了看汉克森笑了笑:“这仅仅是开始,汉克森,以后会有更多的人知道克拉姆号梦幻酒吧的,记得我克拉姆和我的克拉姆号帆船。我的航海理想就要快实现了。”
“克拉姆,你不是说你以后只做酒吧,不再航海了吗?”汉克森怒气冲冲的说道。
“汉克森,航海是我的梦想,我不能放弃我的梦想,我不那么说,你妈妈能同意你帮我吗?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不该骗你妈妈的,可是汉克森,我们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你是了解我的。”
“先不说这个了,眼前最重的是把客人伺候好了,以后才会有更多的客人。”
克拉姆笑呵呵的拍了拍汉克森的肩膀:“谢谢你汉克森。”
汉克森急忙把克拉姆的手臂拿开:“别谢我,我什么也没答应你。”说完端着盘子走了出去。克拉姆很了解汉克森,他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嘴上从不原谅别人,但心底很是善良。紧接着,克拉姆尾随其后也走了出去。
当克拉姆走到船舱口的时候,看到汉克森呆呆的端着盘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很是纳闷,不免加快了脚步。
“哎呀,我的天呐。”克拉姆看到那么多人站在甲板上也一动不动的,目光都冲着一个方向——大海。转眼间的功夫,竟然来着这么多人,一点都没感觉到,真是太奇怪了。克拉姆也完全被眼前所看到景象惊呆了,甚至比汉克森更严重,目瞪口呆,跟个傻子似的愣那儿了。
约莫一刻钟之后,大海消失了,众人开始回过神来。可是,他们却看到克拉姆和汉克森依然还傻站在那里,当时他们都被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们两个出什么事了呢。
“嗨。”第一个行人用手在他们眼前晃来晃去,好半天他们两个才醒过来。
克拉姆赶紧道歉:“诶,对不起,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没事。老板,你这个地方真是一个好地方啊,刚才我们全都沉醉在大海里了,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回味无穷。唉,如果可以长时间停留在刚才那个时刻该多好啊,可惜呀,时光一去不复返,美好总是那么短暂,留下的永远是遗憾。老板,我们要在这儿大喝一场,你去帮我们多那些酒过来。
 那些行人里面竟然还有人诗性大发,大声狂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甚至还有人念道这样一句话:“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更有甚者估计是由于生活所迫,发出这样的感慨:“夕阳虽美,却昙花一现;时光虽短,却能留住那刻灿烂的笑容。大自然的一切规律都不是人为所能掌控的。生老病死,恐惧、烦恼等等,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大自然,学会和大自然的相处。过去就是因为我们有想主宰一切的欲望,才弄得现在这种情况,我们为什么不去珍惜呢?难道征服大自然真的就那么有魅力吗?我们早晚会被自己杀掉的。”
刚才还是诗性勃勃、谈笑风生,现在却变成了一片死海,全都低头沉思着,似乎在思考今后的生活或者为这个世界未来担忧。第一个行人走上前去,拍着他的肩膀说:“别太悲观了,你要相信前途是光明的,至少现在我们都安全的活着,明天怎么样,这是谁也无法预料到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我们应该懂得享受生活,这么美的景色也许明天走后就再也看不到了,你又何必那么执着呢?”
“难道你就不为后人想想?他们怎么生活?”悲伤的眼神对视着他。
“兄弟,你以为我们现在能为后人做点什么呢?我们只是一个商人,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那些事情不是我们能管的着的。来吧,我们一起喝酒,只要此时此刻开心就好。”
悲观者接过酒杯,什么也没再说,‘咕咚’一声把酒全喝了。那些看到他把酒喝了下去,他们心里也放心了,疯狂的举起酒杯,高呼:“干杯。”紧接着就是一阵阵狂欢大笑,完全不理会外面的世界,似乎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与他们无关。
“不经风波,怎么知道海浪有多凶猛;不去尝试,怎么知道人生百味。”经过一段时间的经营,克拉姆完全掌握了酒吧的情况。白天几乎没有人来光顾酒吧,一到傍晚时分,客人络绎不绝,不仅有商人,镇上的一些人也经常来酒吧,整个晚上欢声笑语,通宵到天亮。
生意越来越好,当然克拉姆积累的财富也越来越多,短短的几个月,收入足以造10个跟克拉姆号一样大小的帆船,但克拉姆并不认为造更多的船是好事,似乎他有更好的想法。
汉克森从船上下来,正准备去镇上买一些酒,碰巧遇到克拉姆带着镇上的木匠威尔先生。汉克森顿时感到好奇:“好端端的叫威尔先生过来干嘛,没什么东西需要修理?”
“汉克森。”克拉姆见到汉克森主动问道:“你去镇上买一些酒回来,我们的酒恐怕不够今晚上用,你再多卖点回来。”
“是的,我这真准备去呢,我们的船出问题了?”
“没有,我叫威尔先生帮我做点东西。你赶紧去吧,要不就晚了。”说完就领着威尔先生径直走向那堆上次留下的木材。
“做东西?做什么东西?”汉克森更是奇怪:“不管了,等回来再问清楚。”语毕也径直离开了。
克拉姆把威尔先生领到木材前面,细声细语地说道:“威尔先生,我就这些,还是上次造船时候留下来的,你看看够不够?”
“够,这些完全够。”威尔先生笑呵呵的说道。
“那就好,如果还有什么需要,你就找我,我不在的话找汉克森也行,他一定会帮助你的。”
“好的。可是克拉姆,工钱我们还的谈谈。”
“威尔先生,我说的那个价格已经是够高的了,换了别人一定不会像我这么仁慈的。”
“呵呵,克拉姆,你现在还在乎那一丁点的钱吗?再加一成?”威尔先生竖起一根手指。
“半成,我只能再加半成,要不我就找别人。”
威尔急忙拉住克拉姆:“好,半成就半成。”
“我真是太仁慈了。”克拉姆语气深长的说道:“现在就开工吧。”
转眼间一个月的期限到了,威尔先生如期的完成了克拉姆的要求。克拉姆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克拉姆号这次又增加了一处亮点——木头人,木头人的造型千姿百态,经过克拉姆巧妙的安排,酒吧不仅聚居了人气,还增加了艺术气氛,让人在体会自然魅力的同时,也欣赏了艺术的美。
跳板两旁各站一个木头人,腰部稍顷,双手紧握,跟过年的时候相互道喜一模一样,手臂上还挂着招牌——欢迎光临;甲板上每个桌子旁也有一个,跟前面的造型迥然不同。坐姿端正,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左手拿着酒壶,右手拿个酒杯。这个造型最大的好处就是减少那些独自一人喝闷酒的孤独;在每个出口或进口的地方也都有木头人,就如同保镖一般,无处不在保护你的安全;要说造型最完美要数甲板上的乐队,虽然只有屈指可数的八个,但姿势却各有千秋,似乎有一种‘八仙显神通’的味道。他们手里拿的乐器也不经相同,笛子、萧、琵琶、筝、单弦,其余的都是伴舞的,从服饰上足以透露出古典、民俗和时尚的气息。静止的不一定是不是完美的,有时候静止的比动态的更能体现美。在这里,静止的姿态就体现的粼粼尽致,完美无暇,堪称天宫之作。
克拉姆的这种举动完全超乎了汉克森的想象,汉克森完全没有想到艺术效果竟然达到完美。经过这次,汉克森更是对克拉姆佩服的五体投地,只要是克拉姆认为对的,汉克森从不说一个‘不’字。
天时、地理、人和。克拉姆全部拥有了,想不成功都难。这些都不是克拉姆想要的,他依然坚持着他的梦想,坚信只要不放弃,总有一天会美梦成真的。
两个月之后,汉克森的母亲突然病逝,汉克森未过门的妻子也离开了他,伤痛欲绝的汉克森真想一死了之,几次都没克拉姆阻止。在克拉姆的细心照顾下,汉克森渐渐的恢复了对生活的渴望。变卖家产,从此以后跟克拉姆相依为命,风来雨去。
日复日,年复年,10年的时间眨眼间过去了。但有一点从未改变,克拉姆一直坚持着训练,训练他的木头人船队。
“辛勤的付出,得到的一定是欢快的喜悦。”
正午时刻,炎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没有一个生物能够耐得住毒辣阳光的照射,尤其是带有射线的阳光。
克拉姆和汉克森躲在船舱里喝酒,两个人赤着膀子,旁边三把扇子‘呼呼呼’不停的吹着,尽管这样,克拉姆额头上依然爬满了汗珠。
“汉克森,谢谢你这些年在背后默默的支持我,说真的,如果没有你,我还不知道现在混成什么样子呢。我敬你一杯。”克拉姆举起酒杯顺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克拉姆,该说谢谢的是我,当初要不是你,恐怕我也不会坐在这里,是你救了我。”汉克森也毫不隐藏的道出了心里话。
“我们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兄弟,不管谁该谢谁,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来,干了这杯。”
霎时间,风云剧变,一团团黑压压的云压了下来,竭尽全力和地面来一个亲吻。风无情地吹走了镇上的房子,帆船也‘吱吱’作响;顿时雷电如山崩地裂般席卷而来,以雷霆万钧之势夺走了脆弱的生命。克拉姆和汉克森在船舱里晃来晃去,完全失去了自控的能力,帆船的‘吱吱’声越来越频繁。
‘呵——呵——呵’克拉姆在这个时候竟然还笑得出来:“汉克森,我们终于下海了,这才是真正的大海,我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哈哈——哈哈”
汉克森却完全没有这么好的雅兴,在船舱里晃来晃去,简直在开一个疯狂派对。汉克森紧紧的抱着桌腿,生怕再闯伤身体。
此时,一道刺眼的闪电向克拉姆号冲来,正好打中了甲板上的旗杆,强大的电流瞬时间刺瞎了克拉姆号上的灯光,漆黑一片。在帆船的摇摆下,克拉姆禁不住碰到了汉克森,二人相继倒下。
风停了,雨小了,夕阳挂在树梢。
两只小鸟站在旗杆上唱着委婉的歌,叽叽喳喳,没有人能听懂它们再说什么,也没有人去听。到处是水的海洋,一望无际。
克拉姆慢慢的睁开双眼,看到自己和汉克森趴在地上,汉克森还在酣然大睡。克拉姆缓缓的站了起来,顿感头晕。他已经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模糊的记得在和汉克森喝酒,酒还没喝完,就刮起了大风,然后就是一片黑暗,随后就不记得了。克拉姆赶紧叫醒汉克森,迫切的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汉克森睁开朦胧的双眼:“我们这是在哪儿呢?”
汉克森这么一说,克拉姆也无语了,再问下去已经毫无意思。“没事就好。”克拉姆听到外面鸟叫的声音,敏感的冲了出去,汉克森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克拉姆已经不见了。汉克森双手拍着脑袋也走了出去。
当时他们惊呆了,看到船缓慢的向前行驶着,四周全是水,一眼看不到陆地,一艘船也看不到,海水泛出蓝蓝的美,一片宁静与安详。
“汉克森,你打我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
汉克森轻轻的摸了一下克拉姆的脸。
“用点力。”
‘啪——’一个红彤彤的手印贴在克拉姆的脸。
汉克森急忙解说道:“克拉姆,是不是太用力了?对不起,你没事吧?”
克拉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我不是在做梦,不是在做梦啊,我终于可以实现我的理想了。啊——啊”克拉姆仰天吼了几声。
正当克拉姆拉着汉克森在甲板上疯狂的时候,突然从帆额后面走出几个形状怪异的家伙。不是人的话却能像人一样行动自如,是人的话却跟克拉姆完全不同。克拉姆仔细打量着几个形状古怪的家伙,看来看去,总是感觉似曾相识。
“汉克森,他们是什么人,怎么我看着这么面熟呢,好像在哪儿见过。”
汉克森被吓得脑子也迟钝了,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是唯唯诺诺的躲在克拉姆的身后。
“哦,我想起来了。”克拉姆突然尖叫起来:“他们不就是那几个跳舞的吗?”
克拉姆这么一说,汉克森想了起来:“对——对——对,就是他们。”
然后二人同时喊道:“鬼呀。”转身向船舱跑去。还没跑进船舱,就突然折了回来,从里面也走了几个。越来越多,他们把克拉姆和汉克森围在中央,汉克森吓得只哆嗦,脸色都变了。
“克拉姆,这下怎么办,我们死定了。”
“别怕,有我呢。”克拉姆镇定的安慰道。
克拉姆顺手拿起一个棍子,大喊大叫地冲了过去。刚冲到怀里抱着琵琶的那个家伙面前,停住了脚步,他们全体跪在地上,异口同声地喊道:“克拉姆船长——克拉姆船长——克拉姆船长。”
克拉姆看到后又惊又喜,上天竟然派给他一支奇兵,有了这么一支奇兵,想在海上称王称霸简直易如反掌,克拉姆高声喝道:“我终于当上船长了——”喊声响彻整个大海,随风飘的很远、很远。
“好,太好了,这些年的辛苦总算没白费。伙计们,各就各位,全速前进。”克拉姆指挥若定,有大将风范。
克拉姆号平静的航行在浩瀚的大海上,帆旗也抬起了高傲的头颅,全速迎着夕阳,慢慢的消失在夕阳的余辉下……
本文来源于腾博会官网网www.gdwxcn.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相关阅读
  1. 黄艺博总队长极其平凡的一天15-01-04 人物简介:黄艺博是武汉市华师一寄宿学校的学生,毕业于武汉市江汉区滑坡路小学,少先队员,中国少先队武汉市副总队长。据多种媒体称,黄艺博两三岁开始看《新闻联播》,7...
  2. 克拉姆船长17-11-21 克拉姆船长 曾经相传有这么一个短暂的时代,水资源相当贫乏,贫乏的甚至不足以养活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据有关统计显示,地球水资源和陆地资源的比例由原来的4:1变成了1:...
  3. 15-11-13 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里,男孩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冷向前走着,女孩默默跟在男孩身后静静的替男孩打着伞,雨水打湿了女孩的衣衫,男孩忽然转过身打掉女孩手中持着的雨伞瞪着女孩...
  4. 有扇白羽,有灯琉璃16-02-17 1、我叫白羽。 自天机老人在我的体内注了一缕碧色的仙气,我便成了世间少有的灵物。 2、 我的主人已经不知换了多少,他们争夺着、厮杀着,我早已习惯了饮血的日子。 直到她...
  5. 假小子的思维216-01-13 困在笼子里一天的小鸟终于解放了。一个一个紧忙道着,把桌子上的书本笔往大大的书包里一个劲儿的塞,塞,塞,还不时的问问老对儿(同桌)今天留的作业都有什么来着。。。 ...
  6. 一面镜子15-09-01 一个年轻人正值人生巅峰时却被查出患了白血病,无边无际的绝望一下子笼罩了他的心,他觉得生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拒绝接受任何治疗。 一个深秋的午后,他从医院里逃出来...
  7. 小地15-11-14 这一夜,他睡得很不踏实,空气中都弥漫着哀叹的气息。盘算了一天,脑子都打了结,就是想不出个办法。“娃儿要上学,要吃放,要玩具,这些都得钱...
  8. 屋漏(小时候听爸爸说的故事)15-10-08 屋漏 (小时候听爸爸说的故事) 傅俊鸿 从前,有一个人,牵着一匹马赶路,日暮降临时,看到不远处有一栋茅屋,微微有光,此人便赶着马,加快速度,想去借宿一晚。 我一赶路...
  9. 【人生若只如初见】15-06-14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他是一个书生,因赶考时匆忙离家而忘了带住宿客栈的盘缠,无奈之下,只好敲门向路过的人家借宿。 门打开了,走出来的是一个绿纱着身的女子,这女子不施...
  10. 秋水忆萧然15-06-09 【一】忆萧然 时节已是秋末,犹记那年我去慕容府游玩,在慕容复里遇见了他慕容萧然。 那些日子里的他,或许只有记忆里才有吧!柔风轻拂,落花纷飞,像是上天刻意给的时间和...
相关栏目:
  • 古体诗词
  • 古体辞赋
  • 现代诗歌
  • 唯美古风
  • 散文随笔
  • 文化随笔
  • 读书笔记
  • 小说故事
  • 杂谈评论
  • 漫说历史
  • 学术研究
  • 其他类型
  • 腾博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