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腾博会官网 > 武侠小说 > 古龙小说 > 边城浪子 >

第10章 杀人灭口

    叶开站在黑暗里,站在星光下,就像是石像,冰冷的石像。

    马芳铃也看见了他,立刻挣扎着,扑过来,扑在他怀里,紧紧抱住了他,失声痛哭,哭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叶开也没有说话。在这种时候,安慰和劝解都是多余的。

    他只是除下了自己的长衫,无言地披在她身上。

    这时傅红雪已握住了他的刀,翻身掠起,瞪着叶开,眼睛里也不知是愤怒,还是羞惭。

    叶开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傅红雪咬着牙,一字字道:“我要杀了你:“叶开还是不理他。傅红雪突然挥刀扑了过来。他一条腿虽然已残废,腿上虽然还在流着血,但此刻身形一展,却还轻捷如飞鸟,剽悍如虎豹。没有人能想象一个残废的行动能如此轻捷剽悍。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刀的速度和威力。刀光已闪电般向叶开劈下。叶开没有动。刀光还未劈下,突然停顿。傅红雪瞪着他,握刀的手渐渐发抖,突然转过身,弯下腰,猛烈的呕吐。叶开还是没有看他,但目中却已露出了同情怜悯之色。他了解这少年,没有人比他了解得更深更多,因为他已经历过同样的煎熬和痛苦。马芳铃还在哭。他轻拍着她的肩,柔声道:“你先回去。”

    马芳铃道:“你——你不送我?”

    叶开道:“我不能送你。”

    马芳铃道:“为什么?”

    叶开道:“我还要留在这里。”

    马芳铃用力咬着嘴唇,道:“那么我也——”叶开道:“你一定要回去,好好的睡一觉,忘记今天的事,到了明天……”

    马芳铃仰面看着他,目中充满期望渴求之色,道:“明天你来看我”叶开眼睛里表情却很奇特,过了很久,才缓缓地道:“我当然会去看你。”

    马芳铃用力握着他的手,眼泪又慢慢地流下,黯然道:“你就算不去,我也不怪你。”她突然转身,掩着脸狂奔而去。

    她的哭声眨眼间就被狂风淹没。

    马蹄声也已远去,天地间又归于寂静,大地却像是一面煎锅,锅下仍有看不见也听不见的火焰在燃烧着,熬煎着它的子民。

    傅红雪呕吐得整个人都已弯曲。

    叶开静静地看着他,等他吐完了,忽然冷冷道:“你现在还可以杀我。”

    傅红雪弯着腰,冲出几步,抄起了他的刀鞘,直往前冲。

    他一口气冲出很远的一段路,才停下来,仰面望天,满脸血泪交流。他整个人都似已将虚脱。

    叶开却也跟了过来,正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他,冷冷道:“你为什么不动手?”

    傅红雪握刀的手又开始颤抖,突然转身,瞪着他,嘶声道:“你一定要逼我?”

    叶开道:“没有人逼你,是你自己在逼自己,而且逼得太紧。”他的话就像是条鞭子,重重地抽在傅红雪的身上。

    叶开慢慢的接着道:“我知道你需要发泄,现在你想必已舒服得多。”

    傅红雪握紧双手,道:“你还知道什么?”

    叶开笑了笑道:“我也知道你绝不会杀我,也不想杀我。”

    傅红雪道:“我不想?”

    叶开道:“也许你唯一真正想伤害的人,就是你自己,因为你……”

    傅红雪目露痛苦之色,突然大喝道:“住口!”

    叶开叹了口气,还是接着说了下去,道:“你虽然自觉做错了事,但这些事其实并不是你的错。”

    傅红雪道:“是谁的错?”

    叶开凝注着他,道:“你应该知道是谁……你当然知道,”傅红雪瞳孔在收缩,突又大声道:“你究竟是谁?”

    叶开又笑了笑,淡淡道:“我就是我,姓叶,叫叶开。”

    傅红雪厉声道:“你真的姓叶?”

    叶开道:“你真的姓傅?”

    两个人互相凝视着,像是都想看到对方心里去,挖出对方心里的秘密。

    只不过叶开永远是松弛的,冷静的,傅红雪总是紧张得像是…张绷紧了的弓。

    然后他们突然同时听到一种很奇怪的声音,仿佛是马蹄踏在烂泥上发出的声音,又像是屠夫在斩肉。

    这声音本来很轻,可是夜太静,他们两人的耳朵又太灵。

    而且风也正是从那里吹过来的。

    叶开忽然道:“我到这里来,本来不是为了来找你的。”

    傅红雪道:“你找谁?、叶开道:“杀死飞天蜘蛛的人。”

    傅红雪道:“你知道是谁?”

    叶开道:“我没有把握,现在我就要去找出来。”

    他翻身掠出几丈,又停了停,像是在等傅红雪。

    傅红雪迟疑着,终于也追了去。

    叶开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会来的。”

    傅红雪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这里发生的每件事,也许都跟你有关系。”

    傅红雪的人绷紧,道,“你知道我是谁?”

    叶开微笑道:“你就是你,你姓傅,叫傅红雪。”

    狂风扑面,异声已停止。

    傅红雪紧闭着嘴,不再说话,始终和叶开保持着同样的速度,他的轻功身法很奇特、很轻巧,而且居然还十分优美。

    在他施展轻功的时候,绝没有人能看出他是个负了伤的残废人。

    叶开一直在注意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你好像是从一出娘胎就练武功的。”

    傅红雪板着脸,冷冷道:“你呢”叶开笑了,道:“我不同。”

    傅红雪道:“有什么不同?”

    叶开道:“我是个天才。”

    傅红雪冷笑,道:“天才都死得快。”

    叶开淡道:“能快点死,有时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傅红雪目中露出痛苦之色。

    “我不能死,绝不能死……”他心里一直在不停的呐喊。

    然后就听到叶开突然发出一声轻呼。狂风中忽然又充满了血腥气,惨淡的星光照着一堆死尸。

    人的生命在这大草原中,竟似已变得牛马一样,全无价值。

    尸首旁挖了个大坑,挖得并不深,旁边还有七八柄铲子。

    显然是他们杀了人后,正想将尸体掩埋,却已发现有人来了,所以匆匆而退。

    杀人的是谁?谁也不知道。

    被杀的是慕容明珠。和他手下的九个少年剑客。慕容明珠的剑已出鞘,但这九个人却剑都没有拔出,就已遭毒手。

    叶开叹了口气,喃喃道:“好快的出手,好毒辣的出手!”

    若非杀人的专家,又怎么有如此快而毒辣的出手。

    傅红雪握紧双手,仿佛又开始激动,他好像很怕看见死人和血腥。叶开却不在乎。

    他忽然从身上拿出一块碎布,碎布上还连着个钮扣。这块碎布正和慕容明珠身上的衣服同样质料,钮扣的形式也完全一样。

    叶开长长叹了口气,道:“果然是他、傅红雪皱了皱眉,显然不懂。叶开道:“这块碎布。是我从飞天蜘蛛手里拿出来的,他至死还紧紫握着这块布。”

    傅红雪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慕容明珠就是杀他的凶手!他要将这秘密告诉别人知道。”

    傅红雪道:“告诉你?要你为他复仇?”

    叶开道:“他不是想告诉我。”

    傅红雪道:“他想告诉谁?”

    叶开叹了口气,道:“我也希望我能够知道。”

    傅红雪道:“慕容明珠为什么要杀他?”

    叶开摇摇头。

    傅红雪道:“他怎会在那棺村里?”

    叶开又摇摇头,傅红雪道:“又是谁杀了慕容明珠?”

    叶开沉吟着,道:“我只知道杀死慕容明珠的人,是为了灭口。”

    傅红雪道:“灭口?”

    叶开道:“因为这人不愿被别人发现飞天蜘蛛是死在慕容明珠手里,更不愿别人找慕容明珠。”

    傅红雪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他生怕别人查出他和慕容明珠之间的关系。”

    傅红雪道:“你猜不出他是谁?”

    时开忽然不说话了,似已陷入深思中。过了很久,他缓缓道:“你知不知道今天下午,云在天去找过你?”

    傅红雪道:“不知道。”

    叶开道:“他说他去找你,但他看到你时,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傅红雪道:“因为他我的根本不是我!”

    叶开点点头,道:“不错,他我的当然不是你,但他我的是谁呢?一萧别离?翠浓?他若是找这两人,为什么要说谎?”

    风更大了。

    黄沙漫天,野草悲泣,苍穹就像一块镶满了钻石的墨玉,辉煌而美丽,但大地却是阴沉而悲他的。风中偶而传来一两声马嘶,却衬得这原野更寂寞辽阔。

    傅红雪慢慢地在前面走,叶开慢慢地在后面跟着。

    他本来当然可以赶到前面去,可是他没有。

    他们两个人之间,仿佛总是保持着一段奇异的距离,却又仿佛有种奇异的联系。远处已现出点点灯光。

    傅红雪忽然缓缓道:“总有一天,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我杀了你!”

    叶开道:“总有一天?”

    傅红雪还是没有回头,一字字道:“这一天也许很快就会来了。”

    “叶开道:“也许这一天永远都不会来。”

    傅红雪冷笑道:“为什么?”

    叶开长长叹息了一声,目光凝视着远方的黑暗,缓缓道:“因为我们说不定全都死在别人手里!”马芳铃伏在枕上,眼泪已沾湿了枕头。直到现在,她情绪还是不能平静,爱和恨就像是两只强而有力的手,已快将她的心撕裂。叶开、傅红雪。这是两个多么奇怪的人。草原本来是寂寞而平静的,自从这两个人来了之后,所有的事都立刻发生了极可怕的变化。谁也不知道这种变化还要发展到多么可怕的地步。这两个人究竟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来?想到那天晚上,在黄沙上,在星空下,她蜷伏在叶开怀里。叶开的手是那么温柔甜蜜,她已准备献出一切。但是他没有接受。她说她要回去的时候,只希望被他留下来,甚至用暴力留下她,她都不在乎。但是他却就这样让她走了。他看来是那么狡黠,那么可恶,但他却让她走了。另一天晚上,在同样的星空下,在同样的黄砂上,她却遇见了完全不同的人。她从没有想到傅红雪会做出那种事。他看来本是个沉默而孤独的孩子,但忽然间,他竟变成了野兽,是什么原因使他改变的?只要一想起这件事,马芳铃的心就立刻开始刺痛。她从未见过两个如此不同的人,但奇怪的是,这两个人竟忽然变得同样令她难以忘怀。她知道她这一生,已必定将为这两个人改变了。她眼泪又流了下来……房顶上传来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她知道这是她父亲的脚步声。马空群就住在他女儿楼上。本来每天晚上,他都要下来看看他的女儿,可是这两天晚上,他却似已忘了。这两天他也没有睡,这种沉重的脚步,总要继续到天亮时才停止。马芳铃也隐隐看出了她父亲心里的烦恼和恐惧,这是她以前从未见过的。她自己心里也同样有很多烦恼恐惧。她很想去安慰她的父亲,也很想让他来安慰她。但马空群是严父,虽然爱他的女儿,但父女而人间,总像是有段很大的距离。三姨呢?这两天为什么也没有去陪她?马芳铃悄悄地跳下床,赤着足,披起了衣裳,对着菱花铜镜,弄着头发。“是找三姨聊聊呢?还是再到镇上去找他?”她拿不定主意,只知道绝不能一个人再耽在屋里。她的心实在太乱。但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一阵很急的马蹄声自牧场上直驰而来。只听这马蹄声,就知道来的必定是匹千中选一的快马,马上骑士也必定是万马堂的高手。如此深夜,若不是为了很急的事,绝没有人敢来打扰她父亲的。她皱了皱眉,就听见了她父亲严厉的声音:“是不是找到了?”

    “找到了慕容明珠。”这是云在天的声音:“为什么不带来?”

    “他也已遭了毒手,郝师傅在四里外发现了他的尸体,被人乱刀砍死。”楼上一阵沉默,然后就听到一阵衣袂带风声从窗前掠下。

    蹄声又响起,急驰而去。

    马芳铃心里忽然涌出一阵恐惧,慕容明珠也死了,她见过这态度傲慢、衣着华丽的年轻人,昨天他还是那么有生气,今夜却已变成尸体。

    还有那些马师,在她幼年时,其中有两个教过她骑术。

    接下去会轮到什么人呢?叶开?云在天?公孙断?她父亲?

    这地方所有的人,头上似乎都笼罩了一重死亡的阴影。

    她觉得自己在发抖,很快地拉开门,赤着足跑出去,走廊上的木板冷得像是冰。

    三姨的房间就在走廊尽端左面。

    她敲门,没有回应,再用力敲,还是没有回应。

    这么晚了,三姨怎么会不在房里?

    她从后面的一扇门绕了出去,庭院寂寂,三姨的窗内的灯已熄。星光照着苍白的窗纸,她用力一推,窗子开了,她轻轻呼唤:“三姨。”

    还是没有回音。

    屋里根本没有人,三姨的被窝里,堆着两个大枕头。

    风吹过院子。

    马芳铃忽然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

    她忽然发现这地方的人,除了她自己外,每个人好像都有些秘密。连她父亲都一样。

    她从不知道她父亲的过去,也不敢问。

    她抬起头,窗户上赫然已多了个巨大的人影,然后就听到了公孙断厉声道:“回房去。”

    她不敢回头面对他,万马堂中上上下下的人,无论谁都对公孙断怀有几分畏惧之心。

    她拉紧衣襟,垂着头,匆匆奔了回去,仿佛听到公孙断对着三姨的窗子冷笑。

    用力关上门,马芳铃的心还在跳。

    外面又有蹄声响起,急驰而去。

    她跳上床,拉起被,蒙住头,身子忽然抖个不停。

    因为她知道这地方必将又有悲惨的事发生,她实在不愿再看,不愿再听。

    “……我根本就不该生下来,根本就不该活在这世上的。”

    想起傅红雪说的话,她自己又不禁泪流满面。

    她忍不住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生下来?为什么要生在这里……”

    傅红雪的枕头也是湿的,可是他已睡着。

    他醒的时候没有哭,他发誓,从今以后,绝不再流泪。

    但他的泪却在他睡梦中流了下来。

    因为他的良知只有睡梦中才能战胜仇恨,告诉他今天做了件多么可耻的事。

    报复,本来是人类所有行为中最古老的一种,几乎已和生育同洋古老。这种行为虽然不值得赞同,但却是庄严的。

    今天他亵读了这种庄严。

    他流泪的时候,正在梦中,一个极可怕的噩梦,他梦见他的父母流着血,在冰雪中挣扎,向他呼喊,要他复仇。

    然后他忽然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伸入他被窝里,轻抚着他赤裸的背脊。他想跳起来,但这只手却温柔地按注了他,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耳畔低语:“你在流汗。”

    他整个人忽然松弛崩溃——她毕竟来了。

    窗户已关起,窗帘已拉上,屋子里黑暗如坟墓。

    为什么她每次总在黑暗中悄俏出现,然后又在黑暗中慢慢消失?他翻过身,想坐起。

    她却又按住他!

    “你要什么?”

    “点灯。”

    “不许点灯。”

    “为什么?我不能看见你?”

    “不能。”她俯下身,压在他的胸膛上,带着轻轻的笑:“但我却可以向你保证,我绝不是个很难看的女人,你难道感觉不出?”

    “我为什么不能看看你?”

    “因为你若知道我是谁,在别的地方看到我时,神情就难免会改变的,我们绝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我跟你之间的关系。”

    “可县……”

    “可是以后我总会让你看到的,这件事过了之后,你随便要看我多久都没关系。”

    他没有再说,他的手已在忙着找她的衣钮。

    她却又抓住他的手。

    “不许乱动。”

    “为什么?”

    “我还要赶着回去。”

    她叹了口气:“我刚说过,我绝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他在冷笑。她知道男人在这种时候被拒绝,总是难免会十分愤怒的。

    “我在这里忍耐七八年,忍受着痛苦,你永远想不到的痛苦,我为的是什么?”她声音渐渐严厉,“我为的就是等你来,等你来复仇!我们这一生,本就是为这件事而活着,我没有忘记,你也绝没有忘记。”

    傅红雪的身子忽然冰凉僵硬,冷汗已湿透被褥。

    他本不是来享乐的。

    她将她自己奉献给他,为的也只不过是复仇!

    “你总应该知道马空群是个多么可怕的人,再加上他那些帮手。”她又叹息了一声,“我们这一击若不能得手,以后恐怕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公孙断、花满天、云在天,这三个加起来也不可怕。”

    “你说的是谁?”

    “一些不敢露面的人,到现在为止,我没有查出他们是谁。”

    “也许根本没有别人。”

    “你父亲和你二叔,是何等的英雄,就凭马空群和公孙断两个人,怎么敢妄动他们?何况,他们的夫人也是女中豪杰……”

    说到这时,她自己的声音也已哽咽,傅红雪更已无法成声。

    过了很久,她才接着说了下去:“自从你父亲他们惨死之后,江湖中本就有很多人在怀疑,有谁能将这两对盖世无双的英雄夫妇置之于死地?”

    “当然没有人会想到马空群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但除了马空群外,一定还有别的人,我到这里来,主要就是为了探听这件事,只可惜我从未见过他和江湖中的高手有任何往来,他自己当然更守口如瓶,从来就没有说起过这件事。”

    “你查了七八年,都没查出来,现在我们难道就能查出来?”

    “现在我们至少已有了机会。”

    “什么机会?”

    “现在还有别的人在逼他,他被逼得无路可走时,自然就会将那些人牵出来。”

    “是哪些人在逼他?”

    她没有回答,却反问道:“昨天晚上,那十三个人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

    “那些马呢?”

    “也不是。”

    “既然不是你,是谁?”

    “我本就在奇怪。”

    “你想不出?”

    傅红雪沉吟着:“叶开?”

    “这人的确很神秘,到这里来也一定有目的,但那些人却绝不是他杀的。”

    “哦?”

    “我知道他昨天晚上跟谁在一起。”

    幸好屋里很暗,没有人能看见傅红雪的表情——他脸上的表情实在很奇怪。

    就在这时,突听屋顶上“格”的一响。

    她脸色变了,沉声道:“你留在屋里,千万不要出去。”

    这十一个字说完,她已推开窗子,穿窗而出。

    傅红雪只看到一条纤长的人影一闪,转瞬间就没了踪影。

    这里已有四个人醉倒,四个人都是万马堂里资格很老的马师。

    他们本来也常常醉,但今天晚上却醉得特别快,特别厉害。

    眼见着十三个活生生的伙伴会突然惨死,眼见着一件件可怕的祸事接连发生,他们怎能不醉呢?

    第四个人倒下的时候,叶开正提着衣襟,从后面一扇门里走进来。他早已在这里,刚才去方便了一次,酒喝得多,方便的次数也一定多的,只不过他这次方便的时候好像太长了些。

    他刚进门,就看到萧别离在以眼角向他示意,他走过去。

    萧别离在微笑中仿佛带着些神秘,微笑着道:“有人要我转交样东西给你。”

    叶开眨眨眼,道:“翠浓?”

    萧别离也眨了眨眼道:“你是不是一向都这么聪明?,叶开微笑道:“只可惜在我喜欢的女人面前,我就会变成呆子。”他接过萧别离给他的一张叠成如意结的纸。

    淡紫色的纸笺上,只写着一行字:“你有没有将珠花送给别人?”

    叶开轻轻抚着襟上的珠花,似已有些痴了。

    萧别离看着他,忽然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我若年轻二十岁,一定会跟你打架的。”

    叶开又笑了,道:“无论你年纪多大,都绝不是那种肯为女人打架的男人。”

    萧别离叹道:“你看错了我。”

    叶开道:“哦?”

    萧别离道:“你知不知道我这两条腿是怎么样断的?”

    叶开:“为了女人?”

    萧别离苦笑道:“等我知道那女人只不过是条母狗时,已经迟了。”

    他忽又展颜道:“但她却绝不是那种女人,她比我们看见的所有女人都干净得多,她虽然在我这里,却从来没有出卖过自己。”

    叶开又眨眨眼,道:“她卖的是什么?”

    萧别离微笑道:“她卖的是男人那种越买不到、越想买的毛病。”

    推开第二扇门,是条走道,很宽的走道,旁边还摆着排桌椅。

    走到尽头,又是一扇门,敲不开这扇门,就得在走道里等。

    叶开在敲门。

    过了很久,门里才有应声:“谁在敲门?”

    叶开道:“客人。”

    “今天小姐不见客。”

    叶开道:“会一脚踢破门的客人呢?见不见?”

    门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一定是叶公子。”

    一个大眼睛的小姑娘,娇笑着开了门,道:“果然是叶公子。”

    叶开笑道:“你们这里会踢破门的客人只有我一个么?”

    小姑娘眼珠子滴溜一转,抿着嘴笑道:“还有一个。”

    叶开道:“谁?”

    小姑娘道:“来替我们推磨的驴子。”  
相关栏目:
  • 陆小凤传奇
  • 绣花大盗
  • 决战前后
  • 银钩赌坊
  • 幽灵山庄
  • 凤舞九天
  • 剑花烟雨江南
  • 大地飞鹰
  • 流星蝴蝶剑
  • 绝代双骄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爷的剑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边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萧十一郎
  • 浣花洗剑录
  • 大旗英雄传
  • 腾博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