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腾博会官网 > 武侠小说 > 古龙小说 > 边城浪子 >

第42章 绝路绝刀

    山路很窄,陡峭,鳞峋,有的石块尖锐得像是锥子一样。可是前面还有路。

    一片浓荫,挡住了秋日正午恶毒的阳光,马空群摘下了头上的马连坡大草帽,坐在地上,倚着树杆不停地喘息。

    他想用草帽来扇扇风,但手臂却忽然变得说不出的酸疼麻木,竞似连拾也抬不起来。以前他不是这样的。

    以前他无论杀了多少人,都不会觉得有一点疲倦,有时杀的人越多,精神反而越好。

    以前他甚至会觉得自己是个超人,是个半神半兽的怪物,总觉得自己的力量是永远也用不完的。

    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也只不过是个人,是个满身疼痛,满怀忧虑的老人。

    “我为什么也会跟别人一样,也会变得这么老?”

    老,本就是件很令人伤感的事,可是他心里却只有愤怒和怨恨。现在他几乎对每件事都充满了愤怒和怨恨。

    他认为这世界对他太不公平。

    他辛苦挣扎奋斗了一生,流的血和汗比别人十个加起来还多。但现在他却要像一只被猎人追逐的野兽一样,不停地躲闪,逃亡……他曾拥有过这世上最大的一片土地,但现在却连安身的地方都没有。

    他也曾经有过这世上最优秀的马群,但现在却只能用自己的两条腿奔逃,连脚都被石头扎出了血,他当然愤怒、怨恨,因为他从来也没有想过。

    这结果是谁造成的,也许他根本不敢想。

    沈三娘就在他对面,坐在一个很大的包袱上,也在喘息着。她一向是个很懂得修饰的女人,但现在身上却到处都沾满了血污,尘土,泥沙,脚上的鞋子快磨穿了,连脚底都在流着血。

    她整个人都显得很虚弱,因为她刚才还呕吐过——她刚从头发里找出一个人的半边下腭。

    有风吹过的时候。她身上就会觉得一阵寒意。那并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恐惧。

    她前胸的衣裳已裂开,只差一分,独眼龙的刀就已剖开她的胸膛。可是她的心里并没有怨恨。

    因为这本是她自找的,怨不得马空群,更怨不得别人。

    她知道马空群正在看着她,平时他看着她的时候,她总会对他嫣然一笑。但现在她却还是垂着头,看着自己裂开的衣裳中露出的胸膛。

    马空群忽然叹了口气,道:“包袱里有衣裳,你为什么不涣一件?”

    沈三娘道:“好,我就换。”

    但她却没有换,连动都没有动。

    平时马空群无论说什么,她都只有顺从,无论要她做什么她都会立刻去。

    马空群凝视着她、过了很久,才慢慢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沈三娘道:“我什么也没想。”

    马空群道:“但是你看来好像有心事。”沈三娘淡淡道:“就算我有心事,也并不一定要告诉你的。”

    马空群嘴角的肌肉突然僵硬,就像是忽然被人掴了一巴掌。这女人也许骗过他,甚至出卖过他,但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当面顶撞过他,更没有违背过他的意思,连一次都没有。

    这是第一次。

    只不过他已是个老人了,已学会把女人当做马一样看待。

    他当然不会像青年人那样,冲过去揪住她的头发,问她为什么变了。

    他只是笑了笑,道:“你累了,去洗个脸,精神也许就会好些的。”

    林外有流水声,用不着走多远,就可以找到很清冽的泉水。

    可是她没有动。

    马空群又看了她一眼,慢慢地闭上眼睛,已不准备再理她。

    “不理她。”

    这三个字岂非正是对付女人最好的法子。

    她生气时,你不理她,她要跟你吵,你不理她,她问你要东西,你不理她,她要钱花,无论要什么,你都不理她。

    她拿你还有什么办法。

    只可惜这法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就连马空群都不见得真的能做到。

    沈三娘忽然道:“你刚才问我心里在想什么,我本来不想说的,但现在却已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候。”

    马空群道:“你说。”

    沈三娘道:“你不该杀那些人的。”

    马空群道:“我不该杀他们?”

    沈三娘道:“你不该!”

    马空群并没有张开眼睛,但眼睛却已在跳动,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我杀他们,只因为他们出卖了我,无论谁出卖了我,都只有死!”

    沈三娘用力咬着嘴唇,仿佛在尽力控制着自己,却还是忍不住道:“难道那些女人全都出卖了你,难道那些孩子也出卖了你?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全都斩尽杀绝?”

    马空群冷冷道:“因为我要活下去。”

    沈三娘突然冷笑道:“你要活下去,别人难道就不要活下去?——我们若要走,他们绝不会有一个人来阻拦的,你为什么一定要下那种毒手?”

    马空群的双拳突然握紧,手背上已暴出青筋,但过了半晌,又慢慢地松开,慢慢地站起来,走出了树林。

    泉水冷而清冽。

    马空群蹲下去,用双手掬起了一捧清水,泉水流过他手腕时,他心情才渐渐平静。无论谁都觉得他是个冷静而沉着的人,比任何人都沉着冷静。只是他自己知道,他怒气发作时,有时就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

    沈三娘已跟着走出来,站在他身后,看着他。

    他的背脊仍然挺直,腰仍然很细,从背后看,无论谁也看不出他已是个老人。

    就连沈三娘都不能不承认,他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她本是为了复仇,才将自己献给他的,但当他占有她时,她却忽然感觉到一种从来未有的满足和欢愉。

    这种感觉她从未在别的男人身上得到过,“难道我就是因为这种缘故,才跟着他走的?”

    她从未这么想过,现在一想到,忽然觉得全身发热。

    马空群当然知道她来了,却没有回头。

    过了这条清泉,山路就快走完了,从这里已可以看见前面一片广大的平原。平原上阡陌纵横,就像是棋盘一样。

    马空群眺望着远方,缓缓道:“到了山下,我们就可以找到农家借宿一宵……”

    沈三娘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道:“然后呢,然后你准备怎么样?”

    马空群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是在问我准备怎么样?还是在问我们准备怎么样?”

    沈三娘用力握紧了双手,道:“是问你,不是问我们。”

    马空群的身子突然僵硬。

    沈三娘并没有看他,突又冷笑,道:“你是不是也准备将那家人杀了灭口?”

    马空群霍然回身,凝视着她,缓缓道:“一个人在逃亡时,有时就不得不做一些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的事,可是我并没有叫你跟着我,从来没有。”

    沈三娘垂下了头,道:“是我自己要跟着你的,我本来已下了决心,无论你要到哪里去,我都会跟着你,你活着,我就活着,你死,我就死!”

    她的声音已哽咽,泪已流下,接道:“我本来已决心把我这一辈子都交给你了,因为我……我觉得对不起你,因为我觉得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事,你都是条男子汉,但现在……现在……”

    马空群:“现在怎么样?”

    沈三娘悄悄地擦了擦眼泪,道:“现在你已变了。”

    这句话说出来,她心里忽然一阵刺痛。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马空群变了,还是她自己变了。

    马空群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脸上完全没有任何表情。

    这是不是因为他早已了解,这世上根本没有不变的女人,更没有不变的感情。何况,无论谁过了这么久终日在逃亡恐惧中的生活,都难免要改变的,马空群终于慢慢地点了点头,道:“好,来,是你自己要跟着我来的,我并没有要求,现在你自己要走,我当然更不能勉强。”

    沈三娘垂着头,道:“我也仔细想过,我走了,对你反而有好处。”

    马空群淡淡地笑了笑,道:“谢谢你,你的好意我知道。”

    “谢谢你,”这三个字虽然说得平淡,但沈三娘却实在受不了。

    在这一瞬间,她心里忽然又充满了惭愧和自疚,几乎忍不住又要改变主意。不管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也不管他做过多少对不起别人的事,却从来也没有亏待她。

    她总是欠他的,现在他若拉起她的手,叫她不要离开他,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跟着他走。

    但马空群却只是淡淡问道:“以后你准备到哪里去,有什么打算?”

    沈三娘咬着唇,道:“现在还没有,也许……也许我会先想办法去存点钱,做个小本生意,也许我会到乡下去种田。”

    马空群道:“你能过那种日子?”

    沈三娘道:“以前我当然不能,但现在,我只想安安静静、自由自在的活两年,就算死了也没有什么关系。”

    马空群道:“若是死不了呢?”

    沈三娘道:“死不了我就去做尼姑。”

    马空群又笑了,道:“你用不着对我说这种话,我知道你绝不是肯去做尼姑的人,其实你年纪还轻,应该再去找个男人的,找个比较年轻,比较温柔的男人,我配你的确太老了些。”

    他虽然在微笑着,但眼睛里却已露出种愤怒嫉妒的表情。

    沈三娘并没有看他,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绝不会再去找男人了,我……”

    马空群打断了她的话:“也许你不会去找男人,但却一定还是有男人会去找你的。”

    沈三娘沉默着,幽幽道:“也许……未来的事,本就没有人能预料。”

    马空群冷冷道:“其实我很了解你,像你这样的女人,只要三天没有男人陪你睡觉,你根本连日子都活不下去。”

    沈三娘霍然抬起头,吃惊地看着他。

    她永远没有想到他忽然会对她说出这么粗鲁、这么可怕的话。马空群的眼睛也已因愤怒而发红。他本来想勉强控制自己,做一个好来好散、很有君子风度的人,但是他只要一想到她在床上的风情,想到她以后跟别的男人在床上时的情况,想到那些年轻的、像狗一样爬在她身上的男人……他忽然觉得心里就好像在被毒蛇咬着,突又冷笑道:“所以我建议你还是不如去做婊子,那样你每天都可以换一个男人。”

    沈三娘全身都已冰冷,刚才的惭愧和自疚,忽然又全都变成了愤怒,忽然大声道:“你这种建议的确很好,我很可能去做的,只不过一天换一个男人还太少,最好能换七八个……”

    她的话没有说完,马空群突然一掌掴在她脸上,随手揪住了她的头发,恨恨道:“你……你再说一句,我就杀了你。”

    沈三娘咬着牙,冷笑道:“你杀了我最好,你早就该杀了我的,也免得我再跟你睡这么多天,让我一想到就恶心。”

    她知道是不能用别的法子伤害他,只有用这些恶毒的话。

    马空群的拳已握紧,握起。

    沈三娘目中也不禁露出恐惧之色,她知道这双拳头的可怕。世上也许再没有更可怕的拳头了,只要一拳击下,她的这张脸立刻就要完全扭曲,碎裂。

    可是她井没有哀求。她还是张大了眼睛,瞪着他。

    她甚至可以看见他脸上的皱纹,每一根都在颤抖跳动,甚至可以看见冷汗一粒粒从他毛孔中沁出来。

    马空群也在瞪着她,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长叹了一声,紧握着的拳头又松开。

    也许他真的已老了,他的脸忽然变得说不出的衰老,疲倦。

    他挥了挥手,黯然道:“你走吧,赶快走,最好永远也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最好……”

    他的声音突然停顿。他忽然看见刀光一闪。从沈三娘背后飞来。

    沈三娘的脸突然扭曲变形,一双美丽的眼睛也几乎凸了出来,眼睛里充满了惊讶、恐惧、痛苦。

    可是马空群却后退了一步。

    她喉咙“格格”的响,像是想说什么,可是她还没有说出,就已倒下。

    一柄飞刀钉在她背上,穿透了她的背脊。

    一柄飞刀。

    马空群看着这柄刀,开始时也显得愤怒而惊讶,但忽然变得说不出的恐惧。他本来是想去扶她的,却又突然退缩,头上的冷汗已雨点般流下来。

    山风吹过,木叶萧萧。

    飞刀本是从林中发出的,但现在黝暗的树林里却听不见人声,也看不见人影。

    马空群一步步往后退,一张脸竟也因恐惧而变形,突然转身,一掠而起,越过了泉水,头也不回的冲了下去。

    沈三娘伏在地上,挣扎着、呻吟着。

    可是他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听着他的脚步声冲下山,她心也沉了下去。

    她知道他阴沉而凶险,有时很毒辣,残忍。

    但她却从未想到他竟也是个懦夫,竟会眼看着她被人暗算,竟连问都不问就逃了。她心里忽然觉得有种无法形容的悲哀和失望,这种感觉甚至比她背后的刀伤还强烈。

    直到现在,她才真正觉得自己这一生是白活了,因为她竟将自己这一生,交给了这么一个男人。

    鲜血从她嘴角沁出时,她的泪也流了下来。

    就在这时,她听见一个人的脚步声,也听见了这人的叹息声:“想不到马空群竟是这么样一个男人,就算他不能替你报仇,至少也该照顾照顾你的,可是他却逃得比狗还快。”

    听声音,这是个很年轻的男人,是个陌生的男人。

    就是这个人从背后暗算她的?

    “你虽然是死在我手上的,但却应该恨他,因为他比我更对不起你。”果然是这个人下的毒手。

    沈三娘咬着牙,挣扎着,想翻过身去看这个人一眼,她至少总应该有权看看用刀杀她的究竟是什么人?

    但这个人的脚却已踏在她背上,冷冷的笑着道:“你若是想看看我,那也没有关系,因为你反正也认不出我是什么人的,你以前恨本就没有见过我。”

    沈三娘用尽全身力气,嘶声道:“那么你为什么要害我?”

    这人道:“因为我觉得你活着反正也没什么意思,不如还是死了的好!”

    沈三娘咬着牙,连她自己都不能不承认,刚才她心里的确有这种感觉。

    这人又道:“我若是个女人,若是跟了马空群这种男人,我也绝不想再活下去,只不过……死,也有很多种死法的。”

    “……”“你现在还没有死,所以我不妨告诉你,有时死了反而比活着舒服,但却要死得快,若是慢慢的死,那种痛苦就很难忍受了。”

    沈三娘挣扎着,颤声道:“你……你难道还想折磨我?”

    这人道:“那就得看你,只要你肯说实话,我就可以让你死得舒服些。”

    沈三娘道:“你要我说什么?”

    这人的手,从地上提起了那大包袱,道:“这包袱虽不小,但万马堂的财产却绝不止这些,你们临走时,把他的财产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沈三娘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这人悠然道:“你只要再说一句‘不知道’,我就剥光你的衣服,先用用你,然后再挑断你的脚筋,把你卖到山下的土婊馆去。”他微笑着,又道:“有的男人并不挑剔,残废的女人他们也一样要的。”

    沈三娘全身都已冰冷。

    这人说话的声音温柔而斯文,本该是个很有教养的年轻人。但他说的话,做的事,却比野兽还凶暴残忍。

    沈三娘道:“我……我……”

    忽然间,山林那边传来了一阵清悦的铃声。

    一个很好听的少女声音在说:“我知道他一定是从这条路走的,我有预感。”

    有个男人笑了。

    那少女又大声道:“你笑什么?我告诉你,千万不要小看了女人的预感,那有时的确比诸葛亮算的卦还要灵。”

    这声音沈三娘没有听过,但是那男人的笑声却很熟悉。

    她忽然想起这个人是谁,她的心跳立刻加快。

    然后她就忽然发现,用脚踩着她的背脊的那个人,已忽然无踪无影。

    叶开从林中走出来的时候,也没看见第二个人……只看见了一个女人倒在泉水旁。

    他当然也看见了这女人背上的刀。人还活着,还在喘息。

    他冲过来,抱起这女人,突然失声而呼道:“沈三娘。”

    沈三娘笑了,笑得说不出的悲哀凄凉。

    她本来实在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看见叶开,但是看见了他,心里又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她呻吟着,忽然曼声而吟:“天皇皇,地皇皇。人如玉,玉生香,万马堂中沈三娘……”

    她笑得更凄凉了,轻轻地问道:“你还记不记得这歌?”

    叶开当然记得。这本是那天晚上,他在那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中,看到沈三娘时,随口唱出来的。

    他想不到沈三娘直到现在还记得。

    沈三娘凄然道:“你一定想不到我还记得吧,那天晚上你…”

    叶开笑了,笑得也很凄凉,道:“我只记得那天晚上陪我喝酒的不是你。”

    沈三娘嫣然道:“我也记得,那天晚上你根本没有到那里去过。”挣扎着说完这句话,鲜血又从她嘴角涌出。

    叶开轻轻地用指尖替她擦了擦,心里又悲伤,又愤怒,忍不住问道:“这也是马空群下的毒手?”

    沈三娘道:“不是他!”

    叶开道:“不是他是谁?”

    沈三娘喘息着,道:“是个年轻人,我连看都没有看见他。”

    叶开道:“但你却知道他是个年轻人?”

    沈三娘道:“因为我听见他的声音,他刚才还在逼我,问我知不知道马空群的财产藏在哪里,听见了你们的声音他才走的。”

    叶开道:“马空群呢?”

    沈三娘道:“他也走了,就像忽然看见了鬼一样,逃下山去了。””叶开皱眉道:“他为什么要逃?他看见了什么?”

    沈三娘咬着牙,道:“他一定以为你们追上来了,他……”

    叶开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失声道:“他一定看见了你背上的刀”三寸七分长的刀。

    飞刀!

    叶开撕下了一片衣襟,用他身上带的金创药,塞住了沈三娘的伤口。然后他就拔出了这柄刀。

    薄而利的刀锋,在太阳下闪着亮,光芒刺进了傅红雪的眼睛。他的脸色立刻变了,就好像真的被刺了一刀。

    叶开忽然回头,看着他,道:“你当然见过这种刀。”

    傅红雪脸色的苍白度又接近透明了,过了很久,才慢慢地点头。

    他不能不承认。

    第一次看见这种刀,是在李马虎的杂货店,第二次看见这种刀,是在那已被血洗过的长街上,第三次看见这种刀,是在那令他心都粉碎了的暗室中,在他那身世凄凉的情人尸身旁。

    每一次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只要一闭起眼睛,就仿佛能看见李马虎那张惊怖欲绝的脸,看见孩子身上飞溅出的血花……可是他以前想的难道就错了?

    叶开凝视着他,缓缓道:“你现在总该明自,这种刀并不是只有我能用的。”

    傅红雪沉默。

    叶开叹道:“其实我若真要暗算别人时,就绝不会使用这种刀,也绝不会让它被别人看到。”

    傅红雪忽然道:“因为这是种很特别的刀?”

    叶开道:“是的!”

    傅红雪道:“别人既然连看都看不见这种刀,又怎么能打造?”

    叶开叹了口气,道:“这一点我也想不通,能打造出这种刀的确不是件容易事。”

    他苦笑道,又道:“我只知道无论谁要害别人时,都得费些苦心的。”

    傅红雪道:“你认为这是别人在故意陷害你?”

    叶开苦笑道:“难道你还看不出?”

    傅红雪垂下头,凝视着自己手里的刀——他若不愿回答一个问题时,就会垂头看着自己的刀。

    叶开道:“这个人让你认为我是挑起你和‘神刀’郭威那场血战的祸首,又让你认为我是谋害翠浓的主凶,那时丁灵琳恰巧被她二哥带走,连一个能替我证明的人都没有。”

    他又叹了口气,接着道:“他这么做,显然只为了要在你我之间造成一段不可化解的仇恨,要我们拼个你死我活。”

    傅红雪握刀的手上,又有青筋凸出,却还沉默着。

    叶开道:“看来他的确是费了一番苦心的,因为他这计划实在很周密,令我根本连辩自的机会都没有,若不是这次终于露了马脚,我无论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相信的。”

    傅红雪也不能不承认,他的确连一个字都没有解释过。

    叶开道:“这次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们还没有打得头破血流,居然还在一起。”

    他苦笑着又道:“三娘若已死了,你若不是跟我一起来的,想必又会认为害死三娘的凶手是我——现在马空群就一定会这么样想的。”

    丁灵琳一直嘟着嘴,在旁边生气,谁也不知道她是为什么生气的。但现在她却忍不住问道:“你想不想得出谁会这么恨你?要这样子害你?”

    叶开道:“我想不出,所以我一定要问清楚。”

    他垂下头,才发现沈三娘竟又挣扎着抬起头来,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在看着丁灵琳。

    丁灵琳也在用一种奇怪的眼色看着她。

    叶开道:“这位沈三娘,你还没有见过……”丁灵琳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我知道她是谁,只不过不知道她怎么跟你这么熟的,你对她好像比对我还要好得多。”

    叶开忽然明白她是为什么在生气了。她又在吃醋。

    这女孩子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吃醋,一吃起醋来,就什么都不管了,什么话她都说得出口。

    可是沈三娘为什么会用这种眼光看着她呢?

    叶开想不通。

    丁灵琳冷笑道:“喂,我跟你说话,你为什么不理我?”

    叶开根本就不准备理她,她吃起醋来的时候,就根本不可理喻。

    丁灵琳的火气当然更大了,冷笑道:“我看你们之间好像有很多值得回忆的事,是不是要我躲开点,好让你们慢慢的说?”

    叶开道:“是的。”

    丁灵琳瞪着他,眼圈忽然红了,撇了撇嘴,跺了跺脚,竟真的扭头就走。

    叶开也根本就不准备拉她。

    沈三娘忽然叹了口气道:“看来这小姑娘爱你已爱得要命,你不该故意气她的。”

    叶开笑了笑,说道:“可是我的确有很多的话要跟你说。”

    沈三娘道:“你是不是想问我,刚才暗算我的那个人,说话709是什么口音?”

    叶开笑道:“跟你说话的确是件愉快的事,你好像永远都能猜得出别人心里在想什么。”

    沈三娘也笑了,笑得却更酸楚。她唯一不能了解的人,就是马空群,但却已将这一生交给了他。

    她了解别人又有什么用?

    过了很久,她才提起精神来,说道:“那个人说的是北方话,听声音绝不会超过三十岁,说起话来很温柔,就算他说要杀你的时候,也是用温柔的声音说出来的,甚至还好像带着微笑。”

    叶开叹道:“世上本就有很多笑里藏刀的人,这并不能算得特别。”

    沈三娘道:“他说话只有一点特别的地方。”

    叶开立刻追问,道:“哪一点。”

    沈三娘道:“每次他说到‘人’这个字的时候,舌头总好像卷不过来,总带着点‘能’字的声音,就好像刚才那位丁姑娘一样。”现在叶开终于明白,她刚才为什么用那种奇怪的眼色看着丁灵琳了。他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但脸色却已变得很苍白,苍白得甚至比傅红雪还要可怕。

    沈三娘看着他的脸色,忍不住问道:“你已知道他是谁了?”

    叶开似在发怔,过了很久,才慢慢地摇了摇头。

    沈三娘道:“你在想什么?”

    这次叶开竞连她在说什么都没有听到,因为他耳朵里好像有个声音在大吼。“人都到齐了么?”

    “人……”

    他的人仿佛突然被雷电击中,突然跳了起来,苍白的脸上,忽然发出一种很奇怪的红光。

    连傅红雪都已忍不住抬起头,吃惊的看着他。

    丁灵琳当然更吃惊。她虽然远远的站在那边,但眼睛始终是盯在叶开身上的。

    她从来也没有看见过叶开像这样子,甚至连想都没有想到过,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叶开以往是个最沉得住气的人,你就算一刀把他的鼻子割下来,他脸上也绝不会有这么奇怪的表情。他脸上虽然在发着光,但眼睛里却仿佛带着种奇特的痛苦和恐惧。没有人能形容他这种表情,没有人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看到他这种表情,丁灵琳连心都碎了。

    她刚才还在心里发过誓,永远再也不理这个人,但现在却早已忘得于干净净。

    她奔过来,拉起叶开的手,叶开的手也冰凉。

    她更急,将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你怎么忽然变成这样子的?”

    叶开道:“我……我在生气。”

    了灵琳道:“生谁的气?”

    叶开道:“你。”

    丁灵琳垂下头,却偷偷地笑了。

    叶开忍不住问:“我在生你的气,你反而笑?”

    女人的心事,的确是费人猜疑。

    丁灵琳垂着头,道:“就因为你生我的气,所以我才开心。”

    叶开更不懂:“为什么开心?”

    丁灵琳道:“因为……因为你若不喜欢我,又怎么会为我气成这样子?”

    叶开也笑了,但笑得却还是没有平时那么开朗,笑容中竞仿佛带着很深的忧虑。

    丁灵琳看不见,因为她整个人都已依偎在他怀里,无论有多少人在旁边看着,她也不在乎,她从不想掩饰自己对叶开的感情。

    傅红雪看着他们,忽然转过身,走下山去。

    泉水从山上流下来,阻住了他的路,可是他却没有看见。

    他笔直的走过去,走在水里,冰冷的水淹没了他的腿。可是他没有感觉。

    叶开在后面呼唤:“等一等,我们一起走,一起去找马空群。”

    他也没有听见。他走得很慢,却绝不回头。

    叶开目送着他瘦削孤独的背影,忍不住叹息,道:“他真的变了,不但变得更孤独,而且很消沉,再这样下去,我只担心……”

    他没有说下去,他不忍说下去。

    沈三娘却忽然问:“他怎么会变的?”

    叶开黯然道:“他亲眼看着一个他唯一真心相爱的女孩子死在他面前,却救不了她。”

    沈三娘道:“翠浓?”

    叶开道:“不错,翠浓。”

    沈三娘眼睛里忽然又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过了很久,才轻轻叹息,道:“我实在想不到他竞会真的爱上了翠浓!”

    叶开道:“你是不是认为翠浓不值得他爱?”

    沈三娘没有回答,她没法子回答。

    叶开笑了笑,笑得很悲伤,缓缓道:“只可惜这世上却偏偏有很多人要爱上他本不该爱的人,这本就是人类最大的悲哀和痛苦。”

    沈三娘终于也忍不住黯然叹息,喃喃道:“这是为了什么?又有谁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人类的情感,本就是最难捉摸的,本就没有人能控制得住。

    也正因如此,所以人类才有悲哀,才有痛苦。

    叶开看着沈三娘,眼睛里也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缓缓道:“无论谁受了傅红雪那样的打击,都难免会跟他一样,一天天消沉下去的,只不过,这世上也许有一个人能救得了他。”

    沈三娘道:“谁?”

    叶开道:“你。”

    沈三娘沉默着,终于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所以我不能死,我的确还有很多事要做……”

    有很多人都不能死,却偏偏还是死了。

    生、老、病、死,本就全都不是人类自己所能主宰的。这也正是人类永恒的悲哀和痛苦。

    马空群关起房门,上好闩,然后他就倒了下去,倒在床上,木板又冰又硬,就像是棺材一样。

    屋子里也阴暗潮湿如坟墓。只不过他总算还沿着,无论如何,活着总比死了的好。

    老人为什么总是要比年轻人怕死,其实他的生命明明已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却反而偏偏越是要留恋。

    他年轻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死是件可怕的事。床单上有种发了霉的味道,仿佛还带着马粪臭气,他忽然觉得要呕吐。

    其实他本就是在这种地方长大的,他出生的那间屋子,几乎比这里还要臭。等到他开始闯荡江湖时,为了逃避仇家的追踪,他甚至真的在马粪堆里躲藏过两天一夜。

    有一次同白家兄弟在长白山中遇伏,被三帮采参客围剿,逃窜人荒山时,他们甚至喝过自己的尿。

    这种艰苦的日子,现在他虽然已不习惯,却还是可以忍受。

    他要呕吐,并不是因为这臭气,而是因为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可耻。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女人在面前倒下去时,无论如何都不该逃的。

    可是他当时实在太恐惧,因为他以前也看过那种同样的刀。刀锋薄而锋利,才三寸七分长,但却已无疑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一种刀。“这就是小李飞刀。”

    白天羽手里拿着这么样一柄刀,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

    “你们来看看,这就是小李飞刀!是小李探花亲手送给我的。”

    那时正是马空群第一次看见这种刀。

    刀锋上还有个“忍”字。

    “这忍字,也是小李探花亲手用另一柄刀划上去的,他说他能活到现在,就因为他一直都很了解这个‘忍’字的意思,所以他要将这个字转送给我。”

    当时他的确很接受小李探花的好意,白天羽并不是个不知道好歹的人。

    “他还答应我,等我第三个儿子生出来的时候,可以送到他那里去,他还说,这世上假如还有人能学会他的飞刀,就一定是我的儿子。”

    只可惜他的愿望还没有实现,就已死,因为他已忘记了小李探花送给他的那个“忍”字。

    天色已渐渐暗了。

    马空群凝视着由灰白变为漆黑的窗户,只希望自己能睡一觉。他相信这是个最安全的地方。从山上下来后,他并没有在那边的农村停着,就一直逃来这里。

    他在这里停下来,只为连他自己都从来没看见过这么阴暗破旧的客栈。

    这里非但没有别的客人,连伙计都没有,只有一个半聋半瞎的老头子,在这里死守着,因为他已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马空群忽然觉得有种兔死狐悲的伤感,看见了这老人,他不禁想到自己。

    “我呢?我难道也跟他一样,也已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他捏紧双拳,自己对自己冷笑。

    这时破旧的窗户外,忽然传来一阵油葱煮面的香气,就仿佛比刚从火上拿下的小牛腰肉还香。

    他全身都仿佛软了,连手指都仿佛在发抖。饥饿,原来竟是件如此无法忍受的事。

    在路上经过一家面摊子时,他本来想去吃碗面的,但他刚走过去,就想起自己身上连一文钱都没有。

    万马堂的主人,无论走到哪里,本都不需要带一文钱的。

    就像大多数豪富一样,多年来他都已没有带钱的习惯,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吃过一粒米。他软软地站起来,才发觉自己的虚弱,饥饿竟已使得他几乎不能再支持下去。

    推开门,走过阴暗小院,他总算找到了厨房。那半聋半瞎的老头,正将一大碗粗汤面摆到桌上。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来,面汤的颜色就像是泥水,上面还飘着根发了黄的菜叶。

    可是在他看来,已是一顿很丰盛的晚餐。

    他挺起胸走过去,大声道:“这碗面给我,你再煮一碗。”

    直到现在,他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命令的口气,只可惜现在已没有人将他的话当作命令了。

    老头子看着他,很快的摇了摇头。

    马空群皱眉道:“你听不见?”

    老头子却露出一嘴残缺发黄的牙齿笑了,道:“我又不是聋子,怎会听不见,只不过这碗面是我要吃的,等我吃完了,倒可以再给你煮一碗,但是也得先拿钱给我去买面。”

    马空群沉下了脸,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像你这样对客人,怎么能做生意?”

    老头子又笑了,道:“我本来就不是在做生意。”

    马空群道:“那你这店开着是干什么的?”

    老头子叹了口气,道:“什么也不干,只不过在这里等死,若不是快死的人,怎么会到这地方来。”

    他连看都不看马空群一眼,忽然弯下腰,竟吐了几口口水在面碗里,喃喃道:“我知道你也是个没钱付帐的人,那破屋子让你白住两天也没关系,但这碗面却是我的,你要吃,除非你敢吃我的口水。”

    马空群怔住。他怔住在那里,紧握着双拳,几乎忍不住想一拳将这老头子胃里的苦水打出来。

    可是他忍住了。他现在竟连怒气都发作不出,只觉得满嘴又酸又苦,也不知是该大笑几声?还是该大哭一场?纵横一世的他,难道竟会在这又脏又臭的厨房里,为了一碗泥水似的粗汤面,杀死一个半聋半瞎的老头子?他实在觉得很好笑。

    他忍不住笑了,但这种笑却实在比哭还悲哀。

    一阵风吹过,几片枯叶在地上打着滚。

    “我现在岂非也正如这落叶一样?也正在烂泥中打滚?”

    马空群垂着头,走过院子,上弦月冷清清的光芒,将他的影子长长的拖在地上,他推开门的时候,月光也跟着照了进去,照在一个人身上。一个人幽灵般站在黑暗里,门推开时,冷清清的月光就恰好照着她身上穿的衣裳——一件红色的短褡衫,配着条黑缎子上绣着火红桃花的百折湘裙。

    马空群的呼吸突然停顿。他认得这套衣裳,沈三娘第一次来见他时,穿的就是这件衣裳,就在那天的晚上,他从她身上脱下了这套衣裳,占有了她。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永远都忘不了那天晚上她带着泪,轻语央求他的脸,也忘不了这套衣裳,虽然这套衣裳她已多年没有穿过了。

    现在她怎么会又穿上这套衣裳?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莫非她还没有死?

    马空群忍不住轻轻呼唤:“三娘,是你?”

    没有回答,没有声音。只有风声从门外吹进来,吹得她整个人飘飘荡荡的,就仿佛要乘风而去。

    有的人竞好像既没有血,也没有肉,只不过有副空荡荡的躯壳而已。也许连躯壳都没有,只不过是她的鬼魂,她无论是死是活,都要来问问这个负心汉,问他为什么要抛下她,只顾自己逃命?

    马空群的脸色已铁青,黯然道:“三娘,我知道对不起你,无论你是人是鬼,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抛下你了。”

    他开始说话的时候,人已慢慢地走过去,说到这里,突然出手,一把扣住她的臂。

    站在这里的,既不是她的人,也不是她的鬼魂,只不过是个穿着她衣裳的稻草人而已。

    马空群的脸色已变了,正想翻身,一柄剑已抵在他背脊上,冰冷的剑锋,已刺透了他的衣裳。一个人从门后走出来,悠然长吟:“天皇皇,地皇皇。关东万马堂,马如龙,人如钢!”

    马空群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这人道:“我是个人,跟你一样,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既不是鬼也不是钢,所以我若是你,我现在一定会老老实实地站着,连一动都不动。”

    他的声音尖锐而奇特,显然不是他本来的声音。

    他冷冷地接着道:“你当然也不愿意看见这柄剑从你胸膛里刺出去的。”

    他的手用了用力,冰冷的剑锋,就似已将刺入了肉里。

    马空群却反而松了口气,因为这是柄剑,不是刀;因为这个人也不是傅红雪,傅红雪来的时候纵然会在他背后出现,也绝不会改变声音的。

    这人道:“你最好也不要胡思乱想,因为永远也想不出我是谁的。”

    马空群道:“你怎知我是谁?”

    这人笑道:“我早就认识你,只不过从来没有想到,马如龙、人如钢的关东万马堂,居然也有自己知道自己对不起人的时候,沈三娘若是没有死,听到你的话一定开心得很。”

    马空群道:“你……你也知道沈三娘?”

    这人道:“我什么事都知道,所以无论什么事你最好都不要瞒我。”

    马空群道:“这套衣裳是你从她包袱里拿来的?”

    这人冷笑,冷笑有时也有默认的意思。

    马空群心里一阵刺痛,他没有想到沈三娘还会偷偷的保藏着这套衣裳。那天晚上的欢乐与痛苦,她是不是也同样偷偷的保藏在心里?

    马空群咬着牙,突然冷笑,道:“装神弄鬼,倒也可算上好主意,但你却不该用这套衣裳的。因为你这么做已等于告诉了我,杀沈三娘的人就是你。”

    他声音中也充满了仇恨,接着道:“你不但杀予她的人,还偷走了她的包袱……”

    这人打断了他的话,冷笑道:“你难道没有杀过人?我的手段虽狠毒,至少还比你好些,我至少还没有杀过跟我同生共死的兄弟,也不没有用兄弟的财产到关东去开马场。”

    马空群脸色又变了,江湖知道这秘密的人、至今还没有几个。甚至连傅红雪自己也许都不知道,他开创万马堂用的钱,本是白家的。

    这人怎么会知道?马空群突然觉得有种刀锋般的寒意从脚底升起,嘎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人悠然道:“我说过,我是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人,你现在总该已明白我不是唬你的。”

    马空群道:“你既然都知道,还想要什么?”

    这人道:“也不想要什么,只不过要你将你从别人手上夺过去的财产交出来而已。”

    马空群道:“你要,你就去拿吧,只可惜昔日那马肥草长的万马堂,今后只怕已变成了一片荒地。”

    这人冷笑道:“你也该知道我要的不是那片荒地,是你偷799偷藏起来的珠宝。”

    这人道:“昔年‘神刀堂’独霸武林,纵横天下,声势还在上官金虹的‘金钱帮’之上,上官金虹死了后,还遗下一笔数字吓人的财富,何况神刀堂。”

    马空群道:“只可惜我并不是神刀堂的人。”

    这人冷冷道:“你当然不是,你只不过是谋杀神刀堂主人的凶手而已,你叫别人做你的帮凶,杀了白天羽,却一个人独吞了他的财产,只可怜那些死在梅花庵外的人,真是死得冤枉呀……冤枉。”

    马空群连手足都已冰冷,他忽然发现这个人知道得实在大多了。

    这人又厉声道:“那些人的孤寡遗孀,有的已衣食不继,现在我正是替他们来跟你结清这笔帐!”

    马空群忽然冷笑道:“但你又怎么知道死在梅花庵外的是些什么人?”

    这人没有开口,手里的剑竟似忽然抖了抖。

    马空群一字字道:“除了我之外,这世上本来只有一个人知道那些人是谁,只有一个人……我从来未想到他会将这秘密告诉第二个人的。”

    他的声音冰冷恶毒,慢慢地接着道:“但你却已是知道这秘密的第二个人了,你究竟是谁?”

    这人冷笑地答道:“现在你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是谁了。”

    马空群冷冷道:“那么你只怕也永远不会知道那批宝藏在哪里。”

    这人似又怔住。

    马空群又道:“何况,你纵然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什么人了,你若真的杀了我,我死后不出三天,就会有人将你们家的秘密说出来,让天下武林中的人全都知道……白家的后代当然也一定会知道。”

    这人手里的剑似乎又抖了抖,冷笑着道:“你若死了,还有谁能说出这秘密?”

    他毕竟还年轻,无论多么阴沉狡猾,也比不上马空群这种老狐狸的。这句话也有示弱之意,而且已无异承认他就是马空群所想到的那个人了。

    马空群眼睛里已发出了光,冷冷道:“我活着的时候,的确没有人能说出这秘密。”

    这人忍不住问道:“你死了反而有?”

    马空群道:“不错。”

    这人道:“你……你是不是留了一封信在一个人手里?你若死了,他就会将这封信公开?”

    马空群淡淡道:“看来你倒也是个聪明人,居然也能想到这种法子。”

    这人道:“我能想得到,但我却不信。”

    马空群道:“哦?”

    这人道:“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一个你信任的人,你能将那种秘密的信交给他?”

    马空群忽然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要我告诉你那个人是谁,等你杀了我之后,就去杀他?”

    这人不说话了。

    马空群淡淡笑道:“你用的这法子本来的确不错,只可惜这种法子我三十年前就已用过了。”

    这人沉默着,过了很久,也笑了笑,道:“你难道认为我会这样放了你?”

    马空群道:“你当然不会,但我们却不妨来做个交易。”

    这人道:“什么交易?”

    马空群道:“你陪我去杀了傅红雪,我带你去找那宝藏,你替我保守秘密,我也绝不提起你一个字。我藏起那批珠宝,也足够你我两个人用的,你说这交易公道不公道?”

    这人沉默着,显然又有些动心。

    马空群道:“何况,你也该知道,你的上一代,本是天下唯一能和我共同保守那秘密的人,因为我信任他,他也信任我,所以我们才能做出那种惊天动地的大事,现在我们的机会岂非比当年更好?”

    这人迟疑着,缓缓道:“我可以答应你,只不过要先取宝藏,再杀傅红雪。”马空群道:“行。”

    这人道:“还有,在我们去取宝藏的时候,我还得点住你双臂的穴道。”

    马空群道:“你难道还怕我对你出手?”

    这人道:“我只问答不答应。”

    马空群笑了笑,道:“也许,我既然能信任你的上一代,就也能同样信任你。”

    这人终于松了口气,道:“我只点你左右双肩的‘肩井’穴,让你不能出手而已。”

    他踏前一步,用本在捏着剑诀的左手食中两指,点向马空群的右肩。

    这时候他当然不能不先将右手的剑垂下去一点,否则他的手指就点不到马空群的肩头。

    只不过这也是一刹那间的事,他右手的剑一垂,左手已点了过去,他自信出手绝不比任何人慢,但他却还是不够快。

    也就在这刹那间,马空群突然一侧身,一个时拳打在他右助下,接着反手挥拳,痛击他的面颊。

    这人听见自己肋骨折断的声音,人已被打得飞了出去。

    他只觉眼前突然一片漆黑,黑暗中还有无数金星在跳动。

    可是他知道自己绝不能晕过去,十五年朝夕不断的苦练,他不但学会了打人,也学会了挨打。他身子落在地上时,突然用力一咬嘴唇,剧痛使得他总算还保持清醒。

    然后他的人已在地上滚了出去。

    马空群追出来时,只见他的手一扬,接着,就是刀光一闪!

    刀光如闪电,是飞刀!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

    小李飞刀的威名,至今仍足以令江湖中人魂飞魄散。这虽然不是小李的飞刀,却也已震散了马空群的魂魄;他竞不敢伸手去接,闪避的动作也因恐惧而变得慢了些。

    刀光一闪而没,已钉在他肩上。这也是飞刀。可是天上地下,古往今来,绝没有任何人的飞刀能比得上小李飞刀!

    就正如天上的星光虽亮,却绝没有任何一颗星的光芒能比得上明月。

    这柄刀若是小李飞刀的,马空群的动作纵然再快十倍,也是一样闪避不开,因为小李飞刀已不仅是一柄飞刀,只因每个人自己先已决定这一刀是避不开的。

    这种想法也正如每个人都知道,天降的灾祸是谁都无法避免的一样。刀光一闪,他的人已滚出院子,翻身跃起。

    马空群只看见一条穿着黑衣的人影一闪,就没入了黑暗里。他咬了咬牙,拔出肩上的刀,追了出去。

    他相信这个人一定逃不远的,无论谁挨了他两拳之后,都一定逃不远的。  
相关栏目:
  • 陆小凤传奇
  • 绣花大盗
  • 决战前后
  • 银钩赌坊
  • 幽灵山庄
  • 凤舞九天
  • 剑花烟雨江南
  • 大地飞鹰
  • 流星蝴蝶剑
  • 绝代双骄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爷的剑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边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萧十一郎
  • 浣花洗剑录
  • 大旗英雄传
  • 腾博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