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腾博会官网 > 武侠小说 > 古龙小说 > 大地飞鹰 >

第二章 怒箭

    小方道:"对。"

    卫天鹏道:"卜大公子挥手千金,视钱财如粪土,若不是因为常常有这种外快,哪里来的那么多黄金让他挥手散去?"小方道:"对。"他想了想,忽然又道:"只有一点不大对。"卫天鹏道:"哪一点?"

    小方道:"三十万两黄金究竟有多少?我也不知道,我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么多金子,我只知道就算有人把这三十万两黄金送给我,我也绝对搬不走。"他笑了笑,又道:"你认为这位卜大公于一个人就能把三十万两黄金搬走叶卫天鹏冷冷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个人?"

    卜鹰忽然说道:"我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卫天鹏的瞳孔又开始收缩。

    卜鹰道:"我的开销一向很大,这点金子我正好用得着。"卫天鹏说道:"是三十万两,不是一点。"

    卜鹰居然也承认,道:"的确不是一点。"

    卫天鹏道:"所以这批黄金无论落在谁手里,要把它藏起来都很难。"卜鹰道:"的确很难。"

    卫天鹏道:"既然没法子藏起来,就绝对没法子运走。"劫案发生的第三天早上,这地区已侦骑密布,就算是要运三百两黄金出去都不容易。

    卫天鹏盯着卜鹰,冷冷道:"所以我看你还是把它交出来的好。"卜鹰忽然用帽子盖住了脸,不理会他了。

    小方却忍不住问:"你怎能知道这批黄金在他手里?"卫天鹏道:"护送这批黄金的人是铁翼。"

    小方道:"铁胆神枪铁翼?"

    卫天鹏点点头,又问道:"江湖中能杀他的人有几个?"小方道:"不多。"

    "卫天鹏道:"你知不知道黄金失劫,铁翼和他的铁血三十六骑都已惨死?"小方道:"不知道。"

    卫天鹏道:"这位卜大公子怎么会知道的?"

    小方不说话了。

    卫天鹏一只手握弓,另一只手已握住了他腰畔的刀柄。

    他的刀还未出鞘,可是他的瞳孔中已经露出了比刀锋更可怕的杀机。

    小方实在很想把卜鹰脸上盖着的帽子掀起来,让他看看这双眼睛。

    卫天鹏一刀出手,连鬼都能斩,何况是一个脸上盖着顶帽子的人。

    何况他壶中还有箭;比雷霆更威,比闪电更快的怒箭。

    帽子还在脸上,刀仍在鞘。

    忽然间,沙丘后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石米,柯拉柯罗!"

    小方当然听不懂这六个字的意思,可是他能听得出呼声充满了恐惧,一种可以将人的魂魄都撕裂的恐惧。

    他听到这声惨叫时,卫天鹏已箭一般窜了出去,转过了沙丘。

    他本来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但是他一向很好奇,"好奇"也是有限几样能激动人心的力量之一,也能激发人类最原始的潜力。

    他居然也跳了起来,跟着卜鹰转过沙丘。

    一转沙丘,他就看到了一幕他这一生永远都忘不了的景象。

    如果不是他的胃已经空了,他很可能会呕吐。

    马在狂奔,人已倒下。

    卫天鹏的旋风三十六把快刀,已倒下三十四个,倒在血泊中。

    他们的刀还未出鞘。

    他们都是江湖中极有名的快刀手,可是他们来不及拔刀,就已惨死。

    他们看来竟不像死在别人手里的,而是死在一只猫的爪下,因为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有三条仿佛是猫爪抓出来的血痕。

    一个装束奇异的藏人,一张久已被风霜侵蚀得如同败革般的脸已因恐惧而扭曲,正跪在地上,高举着双手,向天惨呼。

    "石米,柯拉柯罗!"

    苏玛今年五十一岁,从三十四岁就已开始做汉人的向导,除了他的族兄马鲁外,很少有人能比他更熟悉这片大沙漠。

    无情的沙漠,就像是一个荒唐的噩梦,有时虽然也会出现些美丽的幻景和令人疯狂的海市蜃楼,但是最后的终结还是死。

    对他来说,死已经不能算是件可怕的事,他已见过无数死人白骨。

    从来也没有看过他如此恐惧,他怕得全身都在抽筋。

    恐惧也是种会传染的疾病,就像是瘟疫,看见别人害怕,自己也会莫名其妙地害怕起来。

    何况名震江湖的旋风三十六刀,竟在片刻间几乎全都惨死,这件事本身就很可怕。

    小方忽然发觉自己的手脚都已冰冷,冷汗已经从鼻尖冒了出来。

    他跳起来的时候,卜鹰还躺着,脸上还盖着顶帽子,等他转过沙丘时,卜鹰已经在这里了。

    卜鹰的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卜鹰身上每根血管里流着的好象都不是血,是冰水。

    但是小方却听见他嘴里也在哺哺低语,说的也是那魔咒般的六个字。

    "石米,柯拉柯罗。"

    小方立刻问:"你懂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卜鹰道:"我懂。"小方道:"你能不能告诉我?"卜鹰道:"能。"

    小方道:"石米的意思,是不是用石头做成的米?"卜鹰道:"不是,石头不是米,石头不能做米,石头不能吃,石头如果能吃,世上就不会饿死人了。"小方道:"可是我听见他刚才说的明明是石米,你刚才也说过。"卜鹰道:"那是藏语。"

    小方道:"在藏语里石米是什么?"

    卜鹰道:"是猫。"

    小方道:"猫?"

    卜鹰道:"猫!"

    猫是种很柔顺、很常见的动物,连六七岁的小姑娘,都敢把猫抱在怀里。

    猫吃鱼。

    人也吃鱼,吃得比猫还多。

    猫吃老鼠。

    可是有很多人都怕老鼠,却很少有人怕猫。

    小方道:"猫有什么可怕?连鱼都不怕猫,鱼怕是人,抓鱼的人。"卜鹰道:"对。"

    小方道:"只有老鼠才怕猫。"

    卜鹰道:"错。"

    他秃鹰般的锐眼里忽然露出种奇怪的光芒,仿佛在跳望着远方某一处充满了神、妖异而邪恶的地方。

    小方仿佛也被他这种神情所迷惑,竟没有再问下去。

    卫天鹏还在想法子使苏玛恢复平静,让他说出刚才的经过,但是就连藏人最喜爱的青裸酒,都无法使他平静下来。

    过了很久,卜鹰才慢慢地接着道:"故老相传,在大地的边缘有一处比天还高的山峰,山上不但有万古不化的冰雪,而且还有种比恶鬼更可怕的妖魔。…

    小方道,"你说的,是不是圣母之水峰?"

    卜鹰点头,道:"我说的这种妖魔就是猫,虽然它身子已炼成人形,它的头还是猫。"小方道:"柯拉柯罗是什么?"

    卜鹰说道:"是强盗,一种最凶恶的强盗,不但要劫人的钱财,还要吃人的血肉。"他接着道:"他们大部分都是藏边深山中的果尔洛人,他们的生活和语言都跟别人不同,而且凶悍野蛮,比哈萨克人更残酷。"最后他又补充道:"果尔洛在梵文中还另外有种意思。"小方道:"什么意思?"

    卜鹰道:"怪头。"

    小方叹了口,道:"猫头人身的妖魔,残酷野蛮的怪头强盗。"他看看苏玛:"难怪这个人怕得这么厉害,现在连我都有点害怕了。"卫天鹏忽然拉起苏玛一只不停在抽筋的手,把他的手指一根根扳开。

    他手里紧紧握着一面小旗,上面绣着的赫然正是一个猫首人身的妖魔。

    苏玛又跪下来,五体投地,向这面旗膜拜,嘴里念念有词,每一句话中都有同样六个字:"石米,柯拉柯罗"现在,小方总算已明白这六个字的意思——猫盗!

    现在苏玛总算镇静下来,说出了他刚才亲眼看见的事。

    这三十四名旋风快刀手,就是死在"猫盗"手里的。

    他们就像是鬼魂般忽然出现,他们的身于是人,头是猫,额上长着猫耳般的角。

    他们真的有种妖异而邪恶的魔力,所以久经训练的快刀手们,还来不及拔刀,就已惨死在他们手里。

    他们留下苏玛这条命,只因为他们要他传告一句话给卫天鹏。

    ——杀人劫金的都是他们,无论谁再追查这件事,必死无疑,死了后还要将他的魂魄拘在圣母之水山根下的冰雪地狱里,受万年寒风刺骨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天色已渐渐暗了,天地间仿佛忽然充满了一种邪恶肃杀的寒意。

    小方很想找点青稞酒喝。

    旋风快刀手的身上,就算没有酒,至少总带着水,现在对他们已没有用。

    可是猫盗不但夺走了他们的性命,连他们的羊皮水袋都已被劫走。

    卫天鹏静静地听苏玛说完,忽然转过身,盯着卜鹰道:"你相信他说的话?"卜鹰道:"我想不出他为什么要说谎。"

    卫天鹏冷笑,道"你相信世上真有那种猫头人身的怪物?"卜鹰道:"你不信?"

    小方忽然说道:"我也不信,可是我相信那三十万两黄金,一定是被猫盗劫走的。"卫天鹏说道:"无论什么人只要戴上一个形式像猫头的面具,就可以自称为猫盗。"小方道:"无论什么人都可以?无论什么人都可以在一瞬间杀死你三十四个旋风快刀手?无论什么人都可以杀死铁胆神枪和他的铁血三十六骑?"卫天鹏不说话了。

    就算这群猫盗不是妖魔,是人,一定也是些极可怕人。

    他们不但行踪飘忽,而且一定是有种诡秘而邪异的武功。

    卜鹰忽然道:"我只相信一点。"

    小方道:"哪一点?"

    卜鹰道:"如果他们要杀一个人,绝不是件困难的事。"卫天鹏的脸色变了。

    卜鹰冷冷地看着他,道:"还有一点你也应该明白。"卫天鹏道:"你说。"

    卜鹰道:"如果我是猫盗,现在你就已是个死人。"卫天鹏走了。

    正在临走前的那片刻间,小方本来以为他会出手的。

    他已经握住了他的刀,每一个指节都已因用力而发白。

    他的刀法,绝对可以名列天下所有刀法名家的前十位,他的斩鬼刀,锋利沉重,而且特别加长,他的人,也远比卜鹰高大雄壮。

    卜鹰却很纤弱,除了那双秃鹰般的锐眼外,其他的部分看来都很纤弱,尤其是他的一双手,更纤弱如女子。

    几乎连小方都不信他能接得住名震天下的怒箭神弓斩鬼刀。

    但是卫天鹏自己的想法却不同。

    所以他走了,带着他"旋风三十六刀"中仅存的两个人走了,连一句话都不再说就走了。

    卫天鹏无疑是个极谨慎的人,而且极冷酷。

    他走的时候,连看都没有再去看地上的那些尸体,他们虽然是他子弟,可是对他已没有用。

    小方却忍不住问他:"你为什么不将他们埋葬了再走?"卫天鹏的回答就像他做别的事一样,都令人无可非议。

    "我已经埋葬厂他们。"他说,"天葬。"

    卜鹰还没走。

    他又躺了下去,躺在沙丘后的避风处,用那件宽大的白袍将全身紧紧裹住。

    沙漠就像是个最多变的女人,热的时候可以使人燃烧,冷的时候却可以使人连血都结冰。

    一到了晚上,这片酷热如烘炉的大沙漠就会变得其寒彻骨,再加上那种无边无际的黑暗,在无声无息中就能扼杀天地问所有的生命。没有人愿意冒这种险。

    现在天色刚刚暗下,卜鹰显然已准备留在这里度过无情的长夜。

    小方在他旁边坐下来,忽然对他笑了笑,道:"抱歉得很。"卜鹰道:"为什么要抱歉?"

    小方道:"因为明天早上醒来时,我一定还是活着的,你要等我死,一定还要等很久。"他已经找到了那只曾经想食他尸体的鹰,现在他已准备吃它的尸体。

    他叹息着道:"现在我才知道,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一个人和一只食尸鹰就会变得没什么不同了。

    卜鹰道:"平常的时候,也没什么不同。"

    小方道:"哦?"

    卜鹰道:"你平常吃不吃牛肉?"

    小方道:"吃。"

    卜鹰笑道:"你吃的牛肉,也是牛的尸体。"

    小方苦笑。

    他只能苦笑,卜鹰说的话虽然尖锐冷酷,却令人无法反驳。

    "赤大"还没有倒下去。

    它能支持到现在,因为小方将最后的一点水给了它,因为马虽然是兽,可是马的兽性却比人少,至少它不沾血腥。

    它不食尸体。

    卜鹰忽然又道:"你不但有把好剑,还有匹好马。"小方苦笑道:"只可惜我这个人却不能算是个好人。"卜鹰道:"所以别人才会叫你要命的小方。"

    小方道:"你知道?"

    现在天色已经很暗,已经看不见他的脸色,他的声音中充满惊讶:"你怎么知道的?"卜鹰道:"我不知道的事很少。"

    小方道:"你还知道什么?"

    卜鹰道:"你的确是个很要命的人,脾气译得要命,骨头硬得要命,有时阔得要命,有时穷得要命,有时要别人的命,有时别人也想要你的命。"他淡淡地接着道:"现在至少就有十二个人在追踪你,要你的命。"小方居然笑了笑,道:"只有十三个?我本来以为来的还要多些。…

    卜鹰道:"其实根本用不着十三个,只要其中的两个人来了就已足够。"小方道:"哪两个?"

    卜鹰道:"搜魂手和水银。"

    小方道:"水银?"

    卜鹰道:"你没有听过这个人?"

    小方道:"水银是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卜鹰道:"谁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甚至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我知道他是个杀人的人,以杀人为生。"小方道:"这种人不止他一个。"

    卜鹰道:"但是他要的价钱至少比别人贵十倍,因他杀人从来没有失过手。"小方道:"我希望他是个女的,是个很好看的小姑娘,如果我一定要死,能够死在一个美女手里总比较愉快些。"卜鹰道:"他可能是个女的,可能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也可能是个老头子,老太婆。"小方道:"也可能是你。"

    卜鹰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也可能是我。"风更冷,黑暗已笼罩大地,两个人都静静地躺在黑暗中,互相都看不见对方的脸。又过了很久,小方忽然又笑了:"我实在不该怀疑你的。"卜鹰道:"哦?"

    小方道:"如果是你,现在我已经是个死人。"卜鹰冷冷道:"我还没有杀你,也许只因为我根本不必着急。"小方道:"也许。"

    卜鹰道:"所以你只要一有机会,就应该先下手杀了我。"小方道:"如果你不是水银呢?"

    卜鹰说道:"杀错人,总比被人杀错好。"

    小方道:"我杀过人,可是我从来没有杀错过人。"卜鹰道:"你杀的人都该死?"

    小方道:"绝对是。"

    卜鹰道:"可是我知道你至少杀错了一个人。"小方道:"谁?"

    卜鹰道:"吕天宝。"

    他又道:"你明明知道他是富贵神仙的独生子,你明明知道你杀了吕天宝后,他是绝不会放过你的。你当然知道江湖中有多少人肯为他卖命。"小方道:"我知道。"

    卜鹰道:"你为什么要杀他?"

    小方道:"因为他该死,该杀。"

    卜鹰道:"可是你杀了他之后,你自己也活不长了。"小方道:"就算我杀了他之后马上就会死,我也要杀他。

    他的声音里忽然充满愤怒:"就算我会被人千刀万剐打下十八层地狱去,我也要杀了他,非杀不可。"卜鹰道:"只要你认为是该杀的人,你就会去杀他,不管他是谁,都一样?"小方道:"就算他是天皇老子,也一样。"

    卜鹰居然也忽然叹了口气,道:"所以现在你只有等着别人来要你的命了。"小方道:"我一直都在等,时时刻刻都在等。"卜鹰沉声道:"你绝对不会等得大久的。"

    无边无际的黑暗,死一般的静寂,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生命。

    小方也知道自己不会等得太久,他心里已经有了种不祥的预兆。

    水银是无孔不入的,绝不会错过一点机会。

    水银流动时绝没有一点声音。

    你只要让一点水银流入你的皮肉里,它就会把你全身的皮都剥下来。

    一个人如果叫做"水银",当然有他的原因。

    小方也知道他绝对是个极可怕的人。

    他受的伤很不轻,伤口已溃烂,一只鹰的血肉,并没有使他的体力恢复,在他这种情况下,他好象只有等死。

    等死实在是件很可怕的事,甚至比"死亡"本身更可怕。

    卜鹰忽然又在问:"你知不知道搜魂手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知道。"

    搜魂手姓韩,叫韩章。

    他并不时常在江湖中走动,但是他的名气却很大,因为他是"富贵神仙"供养的四大高手之一,他用的独门兵刃就叫做"搜魂手",在海内绝传已久,招式奇特毒辣,已不知搜去过多少人的魂。

    卜鹰道:"但是还有件事你一定不知道。"

    小方道:"什么事?"

    卜鹰道:"他另外还有个名字,他的朋友都叫他这个名字。"小方道:"叫他什么?"

    卜鹰道:"瞎子。"

    瞎子并不可怕。

    但是小方听见这两个字,心就沉了下去。

    瞎子看不见,瞎子要杀人时,用不着看见那个人,也一样可以杀了他。

    瞎于在黑暗中也一样可以杀人。

    没有星光,没有月色,在这种令人绝望的黑暗中,瞎子远比眼睛最锐利的更可怕。

    卜鹰道:"他并没有完全瞎,但是也跟瞎子差不多了,他的眼睛多年前受过伤,而且……"他没有说下去,这句话就像是忽然被一把快刀割断了。

    小方全身上下的寒毛在这一瞬间忽然一根根竖起。

    他知道卜鹰为什么闭上了嘴,因为他也听见了一种奇怪的声音,既然不是脚步声,也不是呼吸声,而是另外一种声音。

    一种不能用耳朵去听,耳朵也听不见的声音,一种只有用野兽般灵敏的触觉才能听见的声音。

    有人来了!

    想要他命的人来了。

    他看不见这个人,连影子都看不见,但是,他能感觉到这个人,距离他已越来越近。

    冰冷的大地,冰冷的沙粒,冰冷的长剑。

    小方已握住了他的剑。

    他还是看不见这个人,连影子都看不见。

    但他已感觉到一种夺人魂魄的杀气。

    他忽然往卜鹰那边滚了出去。

    卜鹰刚才明明是躺在那里的,距离他并不远,现在却已不在了。

    但是另外一定有个人在,就在他附近,在等着要他的命。

    他不敢再动,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他的身子仿佛在逐渐僵硬。

    忽然间,他又听见了一阵急而尖锐的风声。

    他从十四岁时就开始闯荡江湖,就像是一条野狼般在江湖中流浪。

    他挨过拳头,挨过巴掌,挨过刀,挨过剑,挨过各式各样的武器和暗器。

    他听得出这种暗器破空的风声,一种极细小。极尖锐的暗器,这种暗器通常都是用机簧打出来的,而且通常都有毒。

    他没有闪避,没有动。

    他一动就死。

    "叮"的一声,暗器已经打下来,打在他身旁的沙粒上。

    这个人算准他一定会闪避,一定会动的,所以,暗器打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退路,不论他从哪边闪避,只要一动就死。

    他没有动。

    他听出风声不是直接往他身上打过来的,他也算准了这个人出手的意向。

    他并没有十成把握,这种事无论谁都绝不可能有十成把握。

    在这问不容发的一刹那间,他也没法子多考虑。

    但是他一定要赌一赌,用自己的性命作赌注,用自己的判断来下注。

    这一注他下得好险,赢得好险。  
下一章:第三章 瞎子
上一章:第一章 食尸鹰
相关栏目:
  • 陆小凤传奇
  • 绣花大盗
  • 决战前后
  • 银钩赌坊
  • 幽灵山庄
  • 凤舞九天
  • 剑花烟雨江南
  • 大地飞鹰
  • 流星蝴蝶剑
  • 绝代双骄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爷的剑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边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萧十一郎
  • 浣花洗剑录
  • 大旗英雄传
  • 腾博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