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腾博会官网 > 武侠小说 > 古龙小说 > 大地飞鹰 >

第二十三章 找的不是你

    歌声忽然停顿。

    火堆旁的歌者忽然用与歌声同样悲枪的声音说:"不是他,是我。"歌者已回过头,闪动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尖削的脸,尖削的眼,脸上布满岁月风霜和痛苦经验留下的痕迹,眼中也充满痛苦:

    "你们要找的是他,不是我。"

    小方的心沉了下去。

    同样悲枪的歌声,却不是同样的人,不是卜鹰,不是。

    "你知道我们要找的是他不是你?"

    "阳光"大声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

    "你也知道他是谁?"

    歌者慢慢地点了点头,喝干了羊皮袋的酒。

    "我知道。"他说,"我当然知道他是谁,我到这里来,就是他要我来的。""阳光,,眼中又有了光,心里又有了希望:"他要你来干什么?"歌者没有回答这问题,却从贴身的衣袋里取出个小小的锦囊。

    锦囊上绣的是一只鹰,用金色的丝绣在蓝色的缎子上。

    锦囊里装的是一粒明珠。

    歌者反间"阳光":"你还记不记得这是什么?""阳光"当然记得。

    纵然沧海已枯、大地已沉、日月无光,她也绝不会忘记。

    这锦囊就是她亲手缝成的,就是她和卜鹰订亲时的文定之礼,现在怎么会到了别人手里?"歌者告诉"阳光"

    "这是他交给我的。"他说:"亲手交给我的。""他为什么要交给你?"

    "因为他要我替他把这样东西还给你。"

    歌者的声音中也带着痛苦,"他说他本来应该亲手还给你的,但是他已不愿再见你。""阳光"慢慢地伸出手,接过锦囊和明珠。

    她的手在抖,抖的可怕,抖得连小小一个锦囊都拿不住了。

    锦囊掉下去,明珠也掉了下去,掉入火堆里。

    火堆里立刻闪起了一阵淡蓝色的火焰,锦囊和明珠都已化作了无情的火焰。

    "阳光"已倒了下去。

    小方扶起了她,厉声问歌者:"他说他不愿见她,真是他说的?""他还说了另外一句话。"

    "什么话?"小方问。

    "他说他也不愿再见你,"

    歌者冷冷地回答,"你已经不是他的朋友,从此以后,他和你们之间已完全没有关系。"小方嘶声问:"为什么?"

    "你自己应该知道为什么?"

    歌者冷笑反问:"你自己愿不愿意跟一个天天抱住你妻子睡觉的人交朋友?"这句话就像是一根针、一把刀、一条鞭子,就像是一柄密布狼牙的钢锯。

    "阳光"跳起来:

    "我不信,我死也不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跳过去,用力揪住歌者的衣襟:"一定是你杀了他,再用这种话来欺骗我。"歌者冷冷地看着她:

    "我为什么要骗你?如果不是他告诉我的,你们的事我怎么会知道?""阳光"虽然并不能辩,却还是不肯放过这个人。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听他自己亲口告诉我,我才相信。"她的声音也已嘶哑:"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一定要告诉我。""好,我告诉你。"歌者说。

    他居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小方和"阳光"反而很惊奇。

    但是他又接着说:"虽然不能告诉你他在什么地方,但我却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什么事?"

    歌者的目光遥望远方,眼里带着种没有人能了解的表情。

    "十三年前,我就已经应该死了,死得很惨。"他说:"我还没有死,只因为卜鹰救了我,不但救了我的命,也救了我的名声。"在某些人眼中看来,名声有时远比生命更可贵、更重要。

    这个神秘的歌者就是这种人。

    "所以我这条命已经是他的。"

    歌者说:"所以我随时都可以为他死。"

    他忽然笑了笑,现在绝对不是应该笑的时候,他却笑了笑:"我早就知道你们一定会逼我说出他的下落,除了你们之外,一定还有很多人会逼我,幸好我也已经有法子让你们逼不出来。"小方忽然大喊:"我相信你的话,我绝不逼你!"歌者又对小方笑了笑,这个笑容就一直留在他脸上了,永远都留在他脸上了。

    因为他的脸已突然僵硬,脸上每一块肌肉都已僵硬。

    因为他的袖中藏着一把刀,一把又薄又利的短刀。

    就在他开始笑的时候,他已经把这柄刀刺入了他自己的心脏!

    天色已渐渐亮了,寒山在淡淡的曙色中看来、就像是一幅淡淡的水墨画。

    小方站在山坡上,遥望着曙色中的寒山,脸色也像是山色一样。

    是赵群约他到这里来的。

    歌者的尸体已埋葬,"阳光"的创口崩裂,苏苏就留在屋里陪她。

    不知名的歌者,没有碑的坟墓,却已足够令人永难忘怀。

    赵群沉默了很久才开口:"我知道卜鹰这个人,我见过他一次。""哦?"

    "千古艰难唯一死,要一个人心甘情愿地为另一个人去死,绝不是件容易事。"赵群叹息:"卜鹰的确不愧为人杰。"

    他侧过脸,凝视小方:"但是不管多么了不起的人,也有做错事的时候。""哦?"

    "我知道这次他一·定冤枉了你。"

    赵群道,"我看得出你跟那位姑娘都绝不是他说的那种人。"小方也沉默了很久:"他没有错,错的是你。""是我?"

    赵群反问道:"我错在哪里?"

    "错在你根本不了解他。"

    小方黯然道,"这世界上本来就很少有人能了解他的。""你好象一点都不恨他?"

    "我恨他?我为什么要恨他?…

    小方问:"难道你真的以为他是在怀疑我?"

    "难道他不是叶

    "当然不是。"

    小方道:"他这么样做,只不过因为不愿再连累我们,所以才故意刺伤我们,要我们永远不想再见他。"他遥望远方,眼中充满尊敬感激:"他这么做,只不过要我们自由自在地去过我们自己的日子。"赵群又沉默了很久,才长长叹息:

    "你确实了解他,一个人能有你这么一个知已朋友,已经可以死而无憾了。"他忽然握住小方的手说:"有些事我本来不想对你说的,可是现在也不能不说了。""什么事?"小方问。

    "是个秘密,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赵群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也永远不会告诉你。"他的态度诚恳而严肃:"我保证你听到之后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个秘密无疑是个很惊人的秘密。如果小方知道这个秘密跟他的关系有多么密切、对他的影响有多么大,就算要他用刀子去逼赵群说出来,他也会去做的。

    可惜他不知道。

    所以他只不过淡淡地问:"现在你是不是一定要说?我是不是一定要听?""是。"

    "那么你说,我听。"

    他还没有听到这个秘密,就听见了一声惊呼,呼声中充满了惊怖与恐惧。

    也许是因为"斧头"这种酒,也许是因为山居的女人大多健康强壮美丽,也许是因为辛辣的食物总是使人性欲旺盛,也许是因为现在已到了冬季。

    也许是因为其他某种外人无法了解的原因——

    这山村中的居民起身并不早。

    所以现在居然天已亮了,这山村却还在沉睡中,每一栋灰石屋子里都是静悄悄的,所以这一声惊呼听来更刺耳。

    小方听不出这是谁的声音,可是赵群听出来了。

    他立刻也失声惊呼:"苏苏!"

    一个美丽的女人,一个像苏苏那样的尤物,无论在什么地方,都随时可能会遭遇到不幸和暴力。

    赵群的身子跃起,向山下扑了过去。

    小方紧随着他。

    现在他们已经是共过患难的朋友,现在"阳光"正和苏苏在一起。

    令人想不到的是,等到他们赶回那石屋时,"阳光"并没有跟苏苏在一起。

    "阳光"已经不见了。

    苏苏在哭,缩在一个角落里失声痛哭。

    她的衣裳已经撕裂,她那丰满的胸、纤细的腰、修长结实的腿缎子般光滑柔润的皮肤,从被撕裂的衣衫中露了出来。

    赵群看见她,第一句话问的是:"什么事?谁欺负了你?"小方第一句问的却是:"阳光呢?"

    这两句话是同时问出来的,苏苏都没有回答。

    她全身都在颤抖,抖得就像是寒风中一片将落未落的叶子。

    直到赵群用一床被单包住她,将剩下的半碗斧头灌她喝下去之后,她才能开口。

    她只说了两句话,同样的三个字。

    "五个人。"她说,"五个人。"

    小方明白她的意思——

    这里有五个人来过,对她做了一些可怕的事。

    ——是五个什么样的人?

    ——"阳光"呢?

    不管这五个人是什么样的人都已不重要,因为他们已经走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阳光,是不是被他们带走的?"苏苏点头,流着泪点头。

    "他们是往哪里走的?"

    苏苏摇头,流着泪摇头,她也不知道他们是往哪里走的。

    赵群低叱:"追!"

    当然要追,不管怎么样都要去追,就算要追下地狱、追上刀山迫入油锅,也一样要去追。

    可是往哪里去追呢?

    "我们分头去追。"

    赵群道:"你往东追,我往西。"

    他交给小方一支旗花火炮:"谁找到了,就可以此为讯。"这不能算是一个好法子,却是唯一的法子。

    没有痕迹,没有线索,没有目击者。

    天色又渐渐暗了,暗淡的天空中,没有出现过闪亮的旗花,甚至连赵群都没有消息了。

    小方没有找到"阳光",也没有找到那五个人。

    他已经找了一天,没有吃过一点东西,没有喝过一滴水。

    他的嘴唇已干裂,鞋底已被尖石刺穿,小腿肚上每一块肌肉都在刺痛。

    可是他还在找。

    就好像月宫中的吴刚在砍那棵永远砍不倒的桂树一样,虽然明知找不到,也要找下去,直到倒下去为止。

    砍不倒的树,找不到的人,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山村中已亮起了灯火。

    从小方现在站着的地方看下去,很容易就可以找到他们昨夜留宿的那樵夫的石屋,在他看得见的两扇窗户里,现在也已有灯光透出。

    ——赵群是不是已经回去了,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小方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距离石屋还有凡十丈时,就听见了石屋里传出的声音。

    一种无论谁只要听见过一次就永难忘记的声音。

    一种混合着哭、笑、喘息、呻吟的声音,充满了邪恶与激情。

    一种就算是最冷静的人听见也会忍不住要血脉喷张的声音。

    小方冲过去,一脚踢开了门。

    他的心立刻沉了下去,怒火却冲上了头顶——这简朴的石屋已经变成了地狱。

    苏苏正在地狱中受着煎熬。

    一条野兽般的壮汉,按住她的身子,骑在她的身上,扳开她的嘴,将满满一袋酒往她嘴里灌。

    鲜血般的酒汁流遍了她洁白无暇的嗣体。

    这野兽般的壮汉看见小方时,小方已肾箭般窜过去,挥掌猛切他的后颈。

    这是绝对致命的一击,愤怒使得小方使出了全力。

    直到这壮汉忽然像只空麻袋般倒下去时,他的愤怒犹未平息。

    直到他提起这壮汉的脚,用力抛出去,用力关上门,他才想起自己应该留下这个人一条命的。

    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那五个人其中之一,很可能就是他唯一能找到的线索。

    可是现在这条线索已和这个人的颈子一起被打断了。

    造成错误的原因有很多种,愤怒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

    现在错误已造成,已经永远无法换回了。

    窗子是开着的,屋子里充满了酒气。

    不是"斧头"那种辛辣的气味,却有点像是胭脂的味道。

    苏苏还躺在那张铺着兽皮的石床上。

    她是赤裸的。

    她的整个人都已完全虚脱,眼白上翻,嘴里流着白沫,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不停地抽搐颤抖,缎子般光滑柔软的皮肤每一寸都起了战栗。

    她不是"阳光",不是小方的女人,也不是小方的朋友。

    可是看见她这样子,小方的心也同样在刺痛。

    在这一瞬间,他忘了她是女人,忘了她是赤裸的。

    在这一瞬间,在小方心目中,她只不过是个受尽摧残折磨的可怜人。

    屋里有一盆水,一条毛巾。

    小方用毛巾温水,轻拭她的脸,她脸上的皱纹与黑疤忽然奇迹般消褪了,露出了一张任何男人看见都无法不动心的脸。

    就在这时候,她喉咙里忽然发出种奇异而销魂的呻吟。

    她的身子也开始扭动,纤细的腰在扭动,修长结实的腿也开始扭动。

    能忍受这种扭动的男人绝对不多,幸好小方是少数几个人中的一个。

    他尽量不去看她。

    他准备找样东西盖住她的身子。

    但是就在这时候,她忽然伸出了手,将小方紧紧抱住。

    她抱得好紧好紧,就像是一个快要淹死的人抱住了一块浮木。

    小方不忍用力去推她,又不能不推开她。

    他伸手去推,又立刻缩回了手。

    ——如果你也曾在这种情况下去推过一个女人,你就会知道他为什么要缩回手了。

    因为女人身上不能被男人推的地方很多,在这种情况下,你去推的一定是这种地方。

    她的身子是滚烫的。

    她的心跳得好快好快好快。

    她的呼吸中也带着那种像胭脂般的酒气,一口口呼吸都传入小方呼吸里。

    小方忽然明白了,明白那个野兽为什么要用这种酒来灌她了——那是催情的酒。

    可惜就在他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也同样被迷醉。

    他的身体已经忽然起了种任何人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变化。

    他的理智已崩溃。

    她已经用她的扭动的身子缠住了他,绞住了他,将他的身体引导入罪恶。

    催情的酒,已经激发了他们身体里最古老、最不可抗拒的一种欲望。

    自从有人类以来,就有了这种欲望。

    造成错误的原因有很多种。这种欲望无疑也是其中的一种。

    现在错误已造成,已经永远无法挽回了。

    一个凡人,在一种无法抗拒的情况下、造成了一个错误。

    这种"错误"能不能算是错误,是不是可以原谅?

    错误已造成,激情已平静,欲望已死,漫漫长夜已将尽。

    这一刻正是痛苦与欢乐交替的时候。

    这一刻,也正是人类良知复苏、悔恨初生的时候。

    在这一刻,小方已完全清醒。

    烛泪已干,灯已灭,用松枝粗纸糊成的窗户已渐渐发白,苍白。

    小方的心也是苍白的。

    ——赵群是条好汉,甚至已经可以算是他的朋友。

    ——苏苏是赵群的女人,是赵群不惜牺牲一切都要得到的女人。

    现在苏苏却在他身畔,他仍可感觉到她的呼吸、她的心跳,她的体温以及她激情平复后那种温柔满足的宁静。

    那种本来总是能令一个男人不惜牺牲一切去换取的愉快和宁静。

    现在小方却只希望能毁掉这一切。他不能。这是他自己造成的,他不能逃避,也不能推拒。

    是自己造成的,自己就得接受,不管自己造成的是什么都得接受。

    窗纸发白,四下仍然寂无人声。

    ——赵群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赵群回来了怎么办?

    这两个问题同样都是没有人能够解答的。

    ——如果赵群回来了,是应该瞒住他,还是应该向他但白?

    聪明人一定会说:

    ——瞒住他,如果他不知道这件事,大家的心里都会比较好受些,他仍然可以和苏苏在一起生活,也许还是能生活得很愉快。

    如果小方也是个聪明的人,那他就会这样说,但是他从来都不想做聪明人。有时他情愿笨一点,也不愿太聪明。

    苏苏也醒了,正在看着他,眼中的表情也不知是痛苦,是悔恨,是迷惆,还是歉疚?

    "这不能怪你。"

    她忽然说:"他逼我喝的是销魂胭脂酒,吕三也不知用这种酒毁掉了多少个女孩子的清白。""吕三?"

    小方不能不问:"那个人也是吕三的属下叶

    苏苏点头,伸手入枕下,摸出样东西,紧紧抓在手里,过了很久才摊开手掌。

    她手里抓住的是一只金手,一只很小很小的金手,远比小方以前看过的小得多。吕三的属下,无疑是用金手的大小来分阶级的,金手越小,阶级越低。

    那个野兽般的大汉只不过是吕三属下一个小卒而已。

    "他也是那五个人其中之一?"

    小方立刻问:"阳光就是被他们掳走的?"

    苏苏点头叹息:"我始终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绑走她?却没有绑走我?"她自己解答了这问题:"也许他们又把她当做了我,也许他们要找的本是她。反正吕三所做的事,总是让人摸不透的。"小方沉默。

    苏苏忽然改变话题,忽然问小方:"现在你是不是要走了?"小方仍然沉默。

    "如果你真的要走,要去找吕三,你用不着顾忌我。"苏苏勉强笑了笑,笑得令人心碎:

    "我们本来就不算什么,你要走,随时都可以走。"小方是真的要走了,但是他又怎么能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不管这件事是谁的错,不管他们之间以后怎么样,她都己变成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已无法推拒逃避。

    苏苏忽又叹息:"不管你能不能找到吕三,你都一定要走,非走不可。""为什么?"

    "因为现在吕三手下已经有很多人都能认得出我了。"因为现在她脸上的药物已被酒洗掉,已经恢复了她本来的面目。

    "所以你一定要离开我。"

    苏苏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愿连累你。"

    在这种情况下,她顾虑的居然还不是她自己。小方忽然觉得心里有点酸酸的,过了很久很久才能开口。"我们一起走。"他说:"你带我去找吕三,你一定能找得到他。""能找到他又怎么样?"

    苏苏苦笑,"去送死?"

    她又问:"你知不知道吕三属下有多少高手?"小方知道。他不怕死,可是他无权要苏苏陪他去送死,谁都无权主宰别人的生死命运。

    但是苏苏却忽然捉住了他的手,忽然说:"我们走吧,现在就走。""走?"小方茫然问道:"走到哪里去?"

    "随便到哪里去!"

    苏苏又开始激动他说道:"我们可以去找个没有人能找得到的地方躲起来,忘记所有的人、所有的事。"小方闭着嘴。

    苏苏忽又叹息:"我知道你一定想问我是不是也能忘记赵群。"她反问小方:"你以为我现在还有脸见赵群?"  
相关栏目:
  • 陆小凤传奇
  • 绣花大盗
  • 决战前后
  • 银钩赌坊
  • 幽灵山庄
  • 凤舞九天
  • 剑花烟雨江南
  • 大地飞鹰
  • 流星蝴蝶剑
  • 绝代双骄
  • 天涯明月刀
  • 三少爷的剑
  • 多情剑客无情剑
  • 边城浪子
  • 武林外史
  • 萧十一郎
  • 浣花洗剑录
  • 大旗英雄传
  • 腾博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