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新用户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腾博会官网 > 古典小说 > 古代小说 > 镜花缘 >

第六十七回 小才女卞府谒师 老国舅黄门进表

    话说众才女因初三日五鼓发榜,预先吩咐家人:“如有报子到门,不必进来送信;每中一名,即放一炮,里面听得炮声若干,自然晓得中的名数,等报子报完,把二门开了,再将报单传进。”谁知自从五更放了三十七炮,等到日高三丈,并未再添一炮,眼见得竟有八位要在孙山之外。不觉个个发慌,人人胆落,究竟不知谁在八名之内;一时害怕起来,不独面目更色,那鼻涕眼泪也就落个不止。小春、婉如见众人这种样子,再想想自己文字,由不得不怕:只觉身上一阵冰冷,那股寒气直从头顶心冒将出来;三十六个牙齿登时一对一对撕打,浑身抖战筛糠,连椅子也摇动起来。婉如一面抖着,一面说道:“这……这……这样乱抖,俺……俺……可受不住了!”小春也抖着道:“你……你……你受不住,我……我……我又可曾受得住!今……今……今日这命要送在……在此处了!”闺臣叹了几声道:“今又等了多时,仍无响动,看来八位落第竟难免了。妹子屡要开门,大家务要且缓,难道此时还要等报么?”婉如一面抖着,一面哽咽道:“起……起初俺原想早些开门,如……如今俺又不愿开门了。你不开门了,俺……俺还有点想头;倘……倘或开门,说……说俺不中,俺……俺就死了!实……实对你们说罢,除……除非把俺杀了,方准开哩。”

    若花道:“此时业已如此,也是莫可如何,若据闰臣阿妹追想碑记,我们在坐四十五人,似乎并无一人落第;那知今日竟有八人之多!可见天道不测,造化弄人,你又从何捉摸!但此门久久不开,也不成事,莫若叫人隔着二门问问九公,昨日婉如、小春二位阿妹所托题名录想已买来,如今求他细细查看,如题名录只得三十七人,此门就是不开也不中用。况所中之人,只怕还要进朝谢恩,何能过缓?”闺臣道:“姊姊此言甚是。”

    即吩咐丫鬟去问多九公,谁知九公还未回来。闺臣道:“昨在部里打听,准于五鼓吉时发榜,无人不知,现在已交卯正,题名录还未买来,岂非怪事!”秀英道:“今日如已发榜,何以九公此时还不回来?若说尚未发榜,现在却又报过三十七人。其中必有缘故。”

    忽听外面隐隐的一片喧嚷,原来多九公回来要面见众小姐。闺臣忙把钥匙递给丫鬟,众人都迎到门前。不多时,只见多九公跑的满脸是汗,走到厅前,望着众人说了一声“恭……”,那个“喜”字不曾说完,只是吁吁气喘,说不出话来。小春一面抖着,同田凤翾把九公搀进厅房,坐在椅上,丫鬟送了两杯茶,喘的略觉好些。

    小春滴着泪向九公道:“甥……甥女可有分么?”多九公一面喘着,把头点了两点。婉如也滴泪道:“九……九公!俺呢?”多九公也把头点了两点。闺臣道:“请问九公:题名录可曾买来?”多九公连连摇头。停了片刻,望着众人把胸前指了一指,凤翾从怀中取出一个名单递给闺臣。闺臣展开同众人观看,只见上面写着:“钦取一等才女五十名、二等才女四十名、三等才女十名。……”若花恐众人看不见,未免着急,就便顺口高声朗诵,从头念了下去:

    第一名史幽探 第二名哀萃芳 第三名纪沉鱼 第四名言锦心

    第五名谢文锦 第六名师兰言 第七名陈淑媛 第八名白丽娟

    第九名国瑞征 第十名周庆覃 第十一名唐闺臣 第十二名阴若花

    第十三名印巧文 第十四名卞宝云 第十五名田秀英 第十六名林书香

    第十七名宋良箴 第十八名章兰英 第十九名阳墨香 第二十名郦锦春

    第二十一名田舜英 第二十二名芦紫萱 第二十三名邺芳春 第二十四名邵红英

    第二十五名祝题花 第二十六名孟紫芝 第二十七名秦小春 第二十八名董青钿

    第二十九名褚月芳 第三十名司徒妩儿 第三十一名余丽蓉 第三十二名廉锦枫

    第三十三名洛江蕖 第三十四名林婉如 第三十五名廖熙春 第三十六名黎红薇

    第三十七名燕紫琼 第三十八名蒋春辉 第三十九名尹红萸 第四十名魏紫樱

    第四十一名宰玉蟾 第四十二名孟兰芝 第四十三名薛蘅香 第四十四名颜紫绡

    第四十五名枝兰音 第四十六名姚芷馨 第四十七名易紫菱 第四十八名田凤翾

    第四十九名掌红珠 第五十名叶琼芳 第五十一名卞彩云 第五十二名吕尧蓂

    第五十三名左融春 第五十四名孟芸芝 第五十五名卞绿云 第五十六名董宝钿

    第五十七名施艳春 第五十八名窦耕烟 第五十九名蒋丽辉 第六十名蔡兰芳

    第六十一名孟华芝 第六十二名卞锦云 第六十三名邹婉春 第六十四名钱玉英

    第六十五名董花钿 第六十六名柳瑞春 第六十七名卞紫云 第六十八名孟玉芝

    第六十九名蒋月辉 第七十名吕祥蓂 第七十一名陶秀春 第七十二名掌骊珠

    第七十三名蒋星辉 第七十四名戴琼英 第七十五名董珠钿 第七十六名卞香云

    第七十七名孟瑶芝 第七十八名拿乘珠 第七十九名蒋秋辉 第八十名缁瑶钗

    第八十一名卞素云 第八十二名姜丽楼 第八十三名米兰芬 第八十四名宰银蟾

    第八十五名潘丽春 第八十六名孟芳芝 第八十七名锺绣田 第八十八名谭蕙芳

    第八十九名孟琼芝 第九十名蒋素辉 第九十一名吕瑞蓂 第九十二名董翠钿

    第九十三名掌浦珠 第九十四名井尧春 第九十五名崔小莺 第九十六名苏亚兰

    第九十七名张凤雏 第九十八名闵兰荪 第九十九名花再芳 第一百名毕全贞。

    若花把榜念完,众才女这才转悲为喜。

    多九公喘息已定。众人都问:“何以报子漏报八名?这个名次,从何处抄来?”九公道:“老夫今日三鼓就在那里守榜。略略用点使费。所以里面信息也通。起初原是闺臣小姐第一名殿元,若花小姐是第二名亚元。谁知榜已填到八九,太后忽然想起闺臣小姐名姓不好,因史幽探、哀萃芳向日绎的甚佳,登时把前十名移到后面,后十名移到前面,复又从新填榜;如此往返转折,耽搁许多工夫,以致天明还未发榜。老夫惟恐众小姐等的心焦;况且报子里面信息虽通,只能填一名,报一名,那知这些移换之事,若等他报,不知等到何时。老夫只得托人把榜上等第、名次,匆匆抄了,连籍贯也不及写,飞忙赶回,跑的连气也喘不过来。并且闻得这是自古未有旷典,一经发榜,就要上朝会齐谢恩,因此更要赶回告知此事。我们宁可走在人先。诸位小姐收拾收拾,用些饭食,急速去罢。……”话未说完,只听外面接连放了八声大炮,九公道:“你听:这炮就是移到后面前十名。原来向日填榜,惟恐前几名太后仍要更换,故此先从末名填起;今日也是这样。所以前二十名倒报在众人之后了。老夫足足一夜未曾合眼,且去歇歇,明日慢慢再领喜酒。”说罢,外面去了。

    众人连忙收拾。谁知小春、婉如忽然不见,四处找寻,好容易才从茅厕找了出来。原来二人却立在净桶旁边,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倒像疯颠一般,只管大笑;见了众人,这才把笑止住。舜英道:“二位姊姊即或乐的受不得,也该捡个好地方。你们只顾在此开心,设或沾了此中气味,将来做诗还恐有些屁臭哩。”说的众人不觉好笑。

    都到厅房用过饭,匆匆来至朝房,会同众才女上殿谢恩。武后将一等的授为“女学士”之职,二等授“女博士”之职,三等授“女儒士”之职。授职已毕,各赐金花一对;随即传旨命膳部大排红文宴;筵宴之际,武后越看越喜,因又颁赐许多大缎异香。一连赐宴三日,接着公主又赐了两日宴。众才女天天聚会,唤姊呼妹,彼此叙谈,不但个个熟识,并且极其亲热,每到席散分手,甚觉恋恋不舍。众人都说:“我们虽聚了五日,究竟拘束,不能尽兴;怎能检个幽僻去处,得能畅聚几日,那就天从人愿了!”至第六日,乃佛诞之期,大家约会谢了公主;这才得闲来拜老师,都向卞府而来。

    这日,宝云带着七个妹妹同众才女谢了公主,听见众人要到他家,忙命仆人回府通知。卞滨听了,命人在凝翠馆调摆桌椅,预备酒饭。登时众人都到门前,先投门生名帖并贽见礼。卞滨迎至二门。众才女除卞、孟两家姊妹在后,其余都是按名鱼贯而入。进了二门,穿过厅房,丫鬟引至凝翠馆。卞滨先说道:“众位才女且慢行礼,老夫有句话说:若论师生之谊,自然该受半礼才是。无如今日人多,若大家一齐行礼,这里也挤不开:若是一位一位行礼,今日只好尽行礼了。莫若通身行个常礼,我倒欢喜的。”史幽探道:“老师话虽如此,但门生们蒙老师知遇提携,得能恭与盛典,若以宝云……七位姊姊而论,又属年谊,亦是晚辈,今初次晋谒,那有不行全礼之理!”哀萃芳道:“既是老师怕行礼过慢,我们就十人为一排,不过顷刻也就行完了。”史幽探即命众丫鬟把拜垫依次铺下。卞滨无法,只得受了两礼。

    众人拜完,兰芝妹妹也上来行礼。卞滨笑道:“怎么你们八个也是我门生么?”紫芝道:“不但我们是舅舅门生,只怕宝云……七位姊姊也是舅舅门生哩。难道我们前日补考卷子不是舅舅定的名次?”卞滨笑道:“定却是我定的,你说那些批语可好?但有点好处,我就批出。我向来看文总是如此,从不昧人之善。你看你们这些卷子可有委屈去处?”紫芝把脸红一红道:“舅舅还说不屈,单单把我考在红椅子上!我还要同舅舅不依哩。”卞滨不觉大笑道:“原来第三十三名却是你的卷子。后来拆了弥封,我也不曾理会。当时我看卷时,本来要把你这本取在十名前的,后来不知怎样就弄到后头了。”

    紫芝道:“这是过后好看话,我不领情。”众人听了,都抿口而笑。行过礼,丫鬟刚收拜垫,史幽探道:“且慢。”因向卞滨道:“门生们还要请师母出来叩见。”卞滨道:“也罢,若是不见,你们也不依。刚才我已受过礼,师母出来只好行个常礼罢。”不多时,宝云姊妹把夫人请来。众人谦让多时,仍是照前把礼行过。又同宝云姊妹行了礼。卞滨向宝云道:“我已教人备了早饭,你们姊妹同兰芝……八个甥女都替我款待款待。今日不过便饭,改日我还下帖请来你们大家聚聚。我也不陪了。”

    到了外面,教家人卞彪把贽见礼都璧回道:“你告诉送礼的,说我向来从不收礼,断不要再送。倘众才女心里不安,不妨日后得闲,或写把扇子,写个对联,如会画的就画点东西,我倒收的。至于古字古画我更不要。好在众才女墨卷我都见过,即或写的不佳,我也欢喜,不过算点情分罢了。”众家人又送两遍,见不肯收,只得各各带回。

    那成氏夫人扶着宝云,把众才女挨次望望,心里好不欢喜。真是看看这个夸两句,瞧瞧那个又赞两句,不知从那一个问起才好。看了半晌,因说道:“今日诸位年侄女初次见面,我也没备甚么见面礼,这却怎好!也罢,我向来最喜说吉利话,往往说去都有灵验,我就送你们几句吉利话儿:‘从此中后,诸事如意,福寿绵长。’这几个字就算我的见面礼罢。”众人齐道:“多谢师母吉言!师母是福寿双全之人,所赐的话,自然也是多福多寿的。”夫人道:“你们姊妹随便坐坐顽顽。少刻用饭,这里又是老师,又算年伯,比别处不同,都要依实才好。我也不陪了。”众丫鬟伺候去了。

    这里宝云正在让坐,只见史幽探丫鬟道:“刚才家人来报:圣上有旨,宣众位才女进朝领御赐笔砚,并召若花小姐问话。”登时各家都有信来。大家连忙别过卞滨,齐到朝房。武后御便殿宣入,行礼,两旁侍立。若花跪在丹墀道:“臣阴若花见驾。”武后道:“适才朕览你家国王表章,并细问来使,才知你因避难到此;不期如今倒在我天朝中了才女,且又经朕授为女学士之职,可谓千秋未有佳话。你且把表看了,朕再加恩赐你封号,以便同着来使即乘飞车早回本国。”近臣把表递过,若花展开观看,只见上面写着:

    女儿国国王臣阴奇,匐匍谨上书天朝天后大皇帝陛下。伏惟陛下:坤德无疆,离晖久照。功媲风娲之炼石,道符月驭以行天。臣早殷服事之心,徒怀蚁悃;僻处裨瀛之角,未仰龙颜。兹际文教之宏敷,微才幸进;叨沐仁恩之远被,荒甸咸知。窃闻臣子若花,恭应制科,滥遨首荐。颂椒语拙,得聊玉笋之班;咏絮才疏,许待殊樱之宴。自宜终身感戴,没齿瞻依。只缘臣已四旬,惟生二子:若花立储虽定,自痛孤雏;次子恃母而骄,阴连党类。梦天忽压,逆子何幸遭怜;祭地而坟,长君无辜受屈。贤愚莫辨,巧悬衣上之蜂;嫡庶相争,妄掘宫中之蛊。忧铄金而出走,去国图生;喜择木以高飞,为亲讳过。及乎鹿马既辨,鸾凤已翔;寝门之问膳无闻,太室之承祧欲绝。臣悔深爱溺,病益愁煎。二竖难驱,藐孤安在?是以哀鸣伏枕,恭恳圣兹:俯念臣心自怨,臣眼将穿,将若花赏归故国,得接宗支。指白水而重耳归来,犹是山河无害;及黄泉而寤生复见,遂为母子如初。倘遂犊舐之私,终矢雀衔之报,诚惶诚恐,稽首顿首。

    若花看罢,不觉一阵心酸,落下泪来。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相关栏目:
  • 红楼梦
  • 西游记
  • 水浒传
  • 三国演义
  • 金瓶梅
  • 封神演义
  • 镜花缘
  • 聊斋志异
  • 搜神记
  • 太平广记
  • 穆天子传
  • 世说新语
  • 儒林外史
  • 西厢记
  • 窦娥冤
  • 醒世恒言
  • 喻世明言
  • 警世通言
  • 初刻拍案惊奇
  • 二刻拍案惊奇
  • 绿野仙踪
  • 腾博会官网